入殓师灵异录 > 把云娇 > 第931回 哪有命重要

第931回 哪有命重要

    云娇侧头,瞧见是他,微微笑了笑:“茹玉,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她待他,还似从前,虽说经历了这许多波折,她心中知晓,这一切不怪茹玉,还是拿他当朋友。

    “尚且安好,你呢?”茹玉一脸温润,目露关切。

    “多谢关心,一切尚好。”云娇说着,客套的行了一礼。

    茹玉轻轻抬了抬手:“不必客气,我来是给你送这个的。”

    他伸手,小满便将手中拿着的东西放在了他手上,他递到云娇跟前。

    “这是什么?”云娇看了一眼,不曾伸手去接。

    “香蒲的蒲绒做的枕头。”茹玉很是柔和的道:“我知道,你一直睡不好,我听人说这种枕头能安神镇惊,清热凉血,对你的身子有好处,这才特意给你拿来。”

    “不用了……”云娇几乎不曾犹豫便拒了。

    她既然已经同茹玉说清楚了,就不必要再有纠葛,若是收下了,怕是又要有什么误会。

    茹玉有些受伤的看着她,一时无措。

    “九姑娘,你就收下吧。”小满在后头道:“这个香蒲绒枕,可是我们少爷亲手做的。

    他一个读书人,夏日亲自下河去采的香蒲棒,又每日在院子里晒制,还一个一个将蒲绒摘下来,小的想帮忙少爷都不让小的碰。

    这是我们少爷的一片心意,可费了不少日子的心,九姑娘你快收下吧,可别再伤我们少爷的心了。”

    这些日子,少爷虽不大去庄子上了,却比从前苦闷了不少,他都看在眼里。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心疼自家少爷的,能帮着说两句好话,他自然是要帮的,他是少爷的人,少爷好他自然好。

    “这个绣工不是我的。”茹玉红了脸,有些窘迫的解释:“我不会绣,我去成衣铺找绣娘绣的,我知道你喜欢松雪花,这图样是照着我画的绣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他说着,将枕头往前送的送。

    云娇扫了一眼,确实精美,颜色也搭的极好,看着便觉得身心舒畅。

    但听了小满的话,茹玉这一番心意她更不能接受了。

    她又不能回应他,何苦叫他空欢喜?

    “你收下吧。”茹玉恳切的望着她:“我不会乱想旁的,只是将你当朋友,希望你能睡的好些。”

    云娇摇头,正要拒绝,便听不远处传来策马之声,街边的人群喧闹起来:“来了来了!”

    云娇不由朝马上那人看了过去,茹玉也同样抬头。

    便见马上那儿郎,着一身朱色窄袖短袍,干脆利落,打马之间纵情恣意,磊落不羁,看着便是一等一的好儿郎。

    只是他脸上戴着一张精致的金色云纹面具,只露出一双顾盼有神的眼睛来。

    “小五……”云娇喃喃的唤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滚滚而下。

    即便是戴了面具,她也一眼认出来了,那一双眼睛,还有这般的动作,这般的风流,也只有他。

    他还活着!

    云娇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里只有那道身影,那双眼睛。

    “娇儿,你怎么了?”茹玉察觉她不对劲,忙关切的问。

    云娇一言不发,只是盯着马上那人。

    那人似乎有所感应,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接着便瞧见了茹玉。

    下一刻,他马鞭一扬,“啪”的一声正抽在茹玉抱到云娇跟前的枕头上。

    那枕头裂开,里头的香蒲绒纷纷扬扬的飘了出来,如同落了一场蒲绒雨。

    “你!”茹玉变了脸色:“岂有此理!”

    那人不理,也不知听见不曾,只留下一阵畅快的笑,策马儿去。

    过了约摸半刻钟。

    “哒哒哒……”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妙曼的五彩轻纱遮掩着马车里的美人,只能隐约见她身形清瘦,坐的笔直。

    马车后头,跟着一众守卫。

    “这就是那个能谋善断的女谋士啊!”

    “可不是吗?前头那个是她夫君,看着还挺般配。”

    “又看不清脸,说不定是个无盐女呢!”

    街道边上,百姓们议论纷纷。

    云娇待马车离去之后,抬脚便走,甚至都忘了同茹玉说一声。

    “娇儿……”茹玉往前跟了几步。

    云娇头也不曾回,她心不在焉,没有听见茹玉喊她。

    “少爷,别追了吧。”小满小心翼翼的劝道。

    茹玉看着地上洒落的蒲绒,叹了口气,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少爷,你要去何处?不回家吗?”小满连忙跟了上去。

    “去散散心。”他闷闷的回。

    云娇行到会仙酒楼门口停住了脚,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方向,朝着会仙酒楼而去。

    “姑娘,你要做什么去?”蒹葭这时候开口了,这一路上她都没有发问。

    她也看着那人像秦少爷,可不敢确定,她知道姑娘是触景生情,这才落泪,更不敢多问。

    “去买坛羊羔酒。”云娇回头朝她一笑,步履轻松。

    蒹葭心里一宽,也跟着欢喜起来,姑娘许久不曾露出这样的神色来了。

    “姑娘,你买羊羔酒做什么?”她跟上去好奇的发问。

    “自然是吃了。”云娇随意笑道。

    “谁吃?”蒹葭更不解了。

    “我吃。”云娇跨进了会仙酒楼的门,朝着迎上来了的小二吩咐:“来一坛羊羔酒,带走。”

    “好嘞!”小二唱应了一声,取酒去了。

    “姑娘,咱们还是吃果酒吧?”蒹葭挽住她有些担忧:“你吃羊羔酒,会醉的。”

    “便是要醉,不醉不痛快!”云娇不以为意。

    小二已经将酒取来了,蒹葭只好给了银子接过酒,跟着云娇出了会仙酒楼的门。

    “姑娘,好端端的你吃什么酒啊?”蒹葭跟在后头,越想越奇怪,忍不住发问。

    “小五还活着,这样的大喜事,怎能不吃两盅?”云娇侧目看她。

    “姑娘也觉得那是秦少爷?”蒹葭愣了愣,又小心翼翼的道:“奴婢也觉得特别像,可是,就算真的是,他……他已经成亲了。

    姑娘,你……”

    云娇抬头看着远处,深吸了一口气:“人活着就好。”

    旁的,哪有命重要?

    再说,受了重伤还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身在敌国他乡,总归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http://www.rulianshi.org/bayunjiao/16872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