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毒后好撩人 > 第098章 我来

第098章 我来

    甚至后来,这两兄弟还入了仕。

    谢姝从与这一对兄弟接触开始,就对这对兄弟是极为不喜的。

    因为他们站在的是谢姝的对立面,是谢姝的死对头风贵妃阵营之中的一员。

    自然是让她厌烦的,况且这对兄弟在废太子一事之上,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的。

    希儿,在这些人各种陷害之中,弹劾之下,终究还是被废黜的太子之位。

    最后,她无暇分身,导致希儿被人害死。

    希儿的死,他们亦是帮凶。

    她何其的自责,何其的怨恨自己连自己孩儿都没有保护好。

    那是她的孩儿,她的亲生孩儿,还不满十岁的孩子。

    当她听到希儿的死讯时,她都差点疯了了。

    她不能,那时候的谢家容不得她又半丝松懈。

    尽管如此,谢家还是满门覆灭了,她就是谢家大房最后一个死之人。

    所以谢姝碰到了秦珉之,一味的提醒他要找个时机对付自己的庶弟。

    不仅仅是因为这对兄弟会对秦家有威胁,更是因为上辈子发生的那些的事情,在她的心里始终是一个疙瘩。

    抹不去,也放不下。

    因此,她就会想方设法除掉二人。

    这二人绝对不能活于这世上,活着绝对是一个祸害,后患无穷。

    她要报仇,要一个一个的来。

    今日的真是赶巧了,秦建文竟然来主动招惹谢姝了。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不错!

    仇人挑战,焉有不接的道理?

    谢姝淡淡的瞥了一眼被她气得浑身发抖的赵大人。

    显然被谢姝气急,整张脸铁青,脸色极差。

    秦建武则站在赵大人的身侧,两人正在交谈。

    秦建武娓娓而谈,似乎因为有了秦建武在一旁讲话,赵大人的脸色逐渐好转。

    秦家庶兄弟,赵大人。

    谢姝仔细过滤了一下脑中的信息,突然想到了什么。

    秦家这一对庶兄弟,不是正好这段时间要入仕了。

    赵大人肯定是这对庶兄弟巴结的对象,因为他们想要谋得一个好的官职。

    赵大人可算得上是文官之中的中流砥柱,他们若是巴结上了他,也就有了一座大的靠山。

    这两人自然不留余力的讨好赵大人,也想要与赵大人的儿子赵青想结识。

    奈何,赵青根本就对这一对庶出的兄弟无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反而对秦珉之这个病世子更加的感兴趣,想与之结识。

    赵青对于这秦建文和秦建武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这两人虽说急于想要与赵青交好,但从赵青这态度也有些犯难,似乎无从下手。

    而现在,谢姝与赵青这一场比试之后。

    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的他们,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自然是紧紧抓牢了,利用好了他们可就是真的傍上了赵大人了。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看来,这对兄弟得确是在赵大人的手底下做事的。

    算一算时间,大约是在十月份左右的时候,距今也只有半年的时间了。

    当初,她那也是在这一年。

    年末的时候,成了楼誉丰的王妃。

    她父亲用一生的军功换来的地位,逼得楼誉丰娶她成了他的妻子,唯一的正妃。

    再后来,不过大约一年的时间。

    赵家就轰然倾塌,卷入了官银被盗一案,赵大人失职。

    整个赵家被抄,全族流放三千里。

    纵然后来找到了这批官银,但终究没有赦免赵氏一族。

    赵家之人,终其一生都得待在那苦寒之地度过。

    曾经盛极一时的赵家,一夕之间也就没落了,最后便无人再提及。

    这世事变化无常,又有几人能够摸得透,道得明的。

    许多事情没有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发展,但又与上一世发展的轨迹脱不了干系。

    好似在变又好似没变,好似没变却又好似在变。

    变来变去,终究有些东西过程也许变了,但结果仍旧没又变。

    有些东西过程看似没变,但实质上结果已经悄然改变。

    比如,这对秦家的庶子兄弟想要巴结赵大人的心始终未变。

    只是这方式似乎变了,主意已经打了谢姝的身上。

    想要通过谢姝来架起他们与赵大人之间的桥梁,谢姝就是他们眼中的跳板。

    处于校验台上的谢姝,就是他们眼中的肥羊,他们要一口口吞掉。

    这秦家兄弟想让她来做他们的垫脚石?

    让谢姝当众丢脸来讨好赵家?

    想来拿捏她,让她出洋相?

    那么,他们就准备好接受她的怒火吧!

    谢姝幽黑的双目瞥了一眼台下假惺惺的少年,薄唇勾起抹噬血不易察觉的冷笑。

    当下,谢姝正准备应下秦建文的挑战。

    这时,一道声音忽而便响起。

    轻声低魅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虽轻柔,却带着危险的意味。

    “我倒是不知道我秦王府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干’了,公然挑战一个小丫头。看来这些年实在是病得太久了,竟不知王府的公子有这样的‘本领’。秦建文,你倒是‘厉害’!”

    秦珉之这样没有任何征兆,忽然就现身于校验台之上。

    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那雪白的袍服,一尘不染,连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树影。

    身材挺秀高颀的体格、仿从晶莹通透的大理石精雕出来的轮廓。

    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更指他似是与生俱来的洒脱气质。

    秦珉之负手而立,优美的淡红薄唇邪异的勾起,增添一股邪魅与慵懒的气息。

    挺拔的身型却透着一抹尊贵及浑然天成的气势。

    性感的薄唇笑容扩大,蓄着一抹肆意:“丢人都丢到外面来了,我这个作为兄长的,自得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弟弟,好的不学,尽学与小姑娘争斗。”

    “秦王府的脸都丢光了,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既然想你想要挑战——”

    “我来!”

    秦珉之的出现,所有人都处于惊讶之中。

    甚至有的人都呆住了,竟然见到了秦世子。

    那个处于传说之中的秦世子,八岁名扬天下的秦世子。

    稍稍有些理智的人,这会儿,也是惊讶得嘴巴都足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毕竟这秦世子在南楚传得太过于神秘,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

    今日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缘窥得秦世子的真容,来参加这场校验想想也无憾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什么也不需要做,就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敬仰。

    就如同秦珉之这类人,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对象,能见到一面就觉得是莫大的缘分。

    http://www.rulianshi.org/duhouhaoliaoren/650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