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娥媚 > 433 宝鼎与桃色事件

433 宝鼎与桃色事件

    “差了什么?”连丹霓都感到很好奇,这件事郑权对她都没提过。

    “还差了焚心煎魂鼎。”郑权轻叹一声道。

    焚心煎魂鼎?朱朱好些年前从郑权的库房里得来的那个纯金制造又镶嵌了很多美丽宝石、洋溢着一股浓浓暴发户气息的宝鼎?

    尹子章不止一次看到小猪对那个宝鼎喷火,若是换了别的黄金铸造的宝鼎,就算鼎身再厚也早被烧熔了,可是这个宝鼎没有丝毫变形毁坏不说,还冰冷如故。

    简直是视天火如无物!冲着这点就可以知道,这个宝鼎不简单。

    但是他始终不知道这宝鼎能有什么用处,朱朱曾经跟他说过,怀疑这个宝鼎是丹族故老相传的一件宝物,不过她也是语焉不详不太肯定。

    “焚心煎魂鼎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天火祭器?”朱朱从铜镯子里取出那个金光灿灿的小鼎放到桌子上。

    丹霓取过焚心煎魂鼎细细看了片刻,神情越发凝重起来。

    石映绿也凑过去仔细观摩,她醉心炼器之道,听朱朱说这是什么天火祭器,自然要见识一番。

    可是这鼎怎么看都是一件下品法器啊……如果不是她也见过这个宝鼎可以轻松抵受住小猪所喷出的天火,她根本不会察觉它有什么特别的。

    “咦?”石映绿忽然想起什么,认认真真把宝鼎以及上面的宝石又看了一遍。

    “怎么?”姬幽谷问道。

    石映绿抬起头对丹霓道:“这不是普通的黄金与宝石,是传说中的‘真火南离金’与‘祭天九宝’对不对?它变成天火祭器的前提,是要将整个鼎彻底烧熔,让真火南离金与祭天九宝熔为一体。重新化形!”

    丹霓有些赞赏地点头道:“不错。应该就是如此。丹顶,这个焚心煎魂鼎你是如何得来的?你瞒得我好苦!”

    郑权笑得有些尴尬,摸摸长须干咳两声含糊道:“我十多年前偶然替一个俗世之人治好了顽疾,她坚持要把这个鼎送给我作为回报,说是她家祖传之物。我不便拒绝就收了下来。后来偶然间发现它有些古怪,我的金丹真火竟然烧不熔它半个角,我想起我家祖辈传下的手稿中,曾提及天火祭器的传说。与丹神殿地底玄宫之事,于是开始怀疑它的来历。”

    “我用许多方法试了无数次,有七八成把握确定地底玄宫内缺少的那件天火祭器就是这个焚心煎魂鼎。我当时恨极了丹族,想到族中长老一直想让朱朱成为地底玄宫的主人,缺少这个天火祭器,任何人都无法令地底玄宫真正认主,所以干脆在鼎身上刻了符文,将它掩饰成一件下品法器的模样。”

    丹霓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什么都好,就是钻起牛角尖来。出奇的偏执记仇又小气,不过今日他在自己与朱朱等人面前坦白此事,那是真正放下心结了。

    想到这里,她又不由得替他高兴。很快便转嗔为喜道:“恭喜你了。”恭喜你真正放开心胸,克服心魔。

    郑权知她的心意,微笑起来,偷偷握紧了她的手。

    两人含情脉脉对视的美好画面,被邸禅尚一句非常不合时宜的话破坏殆尽:“二师父那俗世的‘友人’是不是传说中的昌国第一花魁啊?”挑衅

    朱朱等四个师弟师妹八道目光齐齐恶狠狠射向他……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这种人!

    丹霓唇边柔情蜜意的浅笑顿时变成阴森森的狠笑,郑权心虚气短左看右看假装没听见。

    邸禅尚也惊觉自己说错话。无意中掀了郑权的老底,不过他又没说谎,这事圣智派不止他一个听说过,他就不信这几个家伙不知道!

    朱朱终于明白,当日符规向她提起这个宝鼎的来历时,提及赠鼎的“友人”口气为什么那般怪异,原来还涉及师父的一段韵事。

    丹霓也恍然大悟为什么郑权从不曾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个宝鼎了。这东西的来历大有问题!如果不是遇上关系到朱朱与丹族存亡的大事,郑权只怕还会继续选择性遗忘这个宝鼎的事。

    原先认真严肃的讨论因为这一打岔,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古怪起来。

    郑权干咳了好几声试图把话题从危险的方向带回正途:“当初朱朱在库房里千挑万选选了这个焚心煎魂鼎,我就觉得这一切或许是天意。”

    朱朱努力配合接话:“可是小猪对它喷火喷了好几年了,它都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融合了三种天火的本源之火都试过了,还是没有半点效果。要怎样才能把它彻底熔掉呢?”

    丹霓也不是个喜欢计较旧恶吃干醋的世俗女子,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郑权当年会跟那些花魁们扯上关系也是不得已,他自己心里也不好过,她又何必再紧抓着这点旧事不放,平白为自己添堵?

    于是她暂且放过这个桃色话题,回答朱朱道:“这个宝鼎既然名为天火祭器,要彻底熔掉它,单用天火中的阳火只怕还不行。”

    郑权见丹霓没有追究,大大松了口气,他以前的事丹霓一直都是知道的,不过从来不曾主动提及,今日突然被人当面揭穿,他虽然尴尬心虚,却也有信心丹霓不会真的计较。

    “据我家祖辈的手稿上称,要彻底熔化重炼焚心煎魂鼎,至少需要一种阳火与一种阴火。单纯的阳火或阴火是奈何不了它的。我让小猪对着它喷火,乃是让它更习惯朱朱的气息,将来朱朱如果有机会带它到地底玄宫,让玄宫认主也容易一些。”郑权解释道。

    他从前根本没想到焱弑天竟然能在短短两百年间将所有四种阴火统统弄到手,朱朱就算得到再多的天火也无法动用这天火祭器了。

    当然,缺少了这个天火祭器,焱弑天也不能真正成为地底玄宫的主人,现在他顶多能够做到让地底玄宫的器魂认他为主,要想动用这件神器发挥它的威力,必须要先得到这个焚心煎魂鼎。

    姬幽谷脸上露出沉思之色,慢慢道:“焱弑天一定会对这个宝鼎很有兴趣吧,只是不知道他对宝鼎的奥妙了解多少……我们想要虚空燧火,不妨从这个宝鼎上下手。”

    ……

    你们竟然木有人想到这个可怜的宝鼎,嘻嘻。埋了很久很久的线啊。

    .(未完待续)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

    

    http://www.rulianshi.org/emei/746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