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锦若安年 > 172 绊脚

172 绊脚

    “甚至是那日比试,也是县主先提出的,比试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臣女不敢,也不能作假。甚至是后来,连陛下、诸位殿下,不少大人也都亲眼所见,臣女虽侥幸胜了一筹,却也光明正大。这样的事情,公主彼时不在京中,定是不知,却一问便可知原委。”

    裴锦箬虽还是跪伏在地的姿势,语调,却是不卑不亢。

    她算是看明白了,安平县主和彭允薇正是撺掇着萧灵犀来找她晦气呢,还不知道在萧灵犀面前怎么编排她的?

    她虽是千般不愿得罪了萧灵犀,可却也不是怕事的人,将脏水往她身上泼,她可不能因着对方是公主,便打碎了牙和血吞,少不得要争辩上两句。

    萧灵犀的脸色,便是不由得变了,却是先回头瞪了安平县主和彭允薇一眼,见她们二人心虚地垂眼低头避开了她的视线,这便什么都明白了。

    略顿了顿,这才又看向裴锦箬,“看来你挺能耐,光明正大,也能胜了安平一筹,倒是激起了本宫的好奇心。要不,你也跟本宫比一场,就比……骑术吧!”

    萧灵犀目光微微闪动,便是抬手往对面,裴锦箬的坐骑一指。

    比骑术?这话一出,卢月龄和徐蓁蓁都是面色一变。

    裴锦箬却也知道,萧灵犀的骑术不错,她这个半吊子如何能比得过?看样子,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来找茬儿的。

    “公主殿下要比,不如就跟臣女比啊!”正在踌躇间,乍然听得一声有些沉怒的嗓音,裴锦箬抬头看去,却见袁清洛在一个未曾见过的戎装年轻男子的陪护下,从林子的另一头疾驰而来,脸色有些不好看,而身后,却还跟着不知何时离开,又去而复返的红绡。

    裴锦箬目下闪闪,复又低下头去,这丫头倒是个机灵的。

    不过,将表姐找来,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何况,……目光又往那年轻男子轻轻一瞥,想必,这位便是那位与表姐定亲的未来表姐夫了。

    说起来,他才是源头。如今,他也来了,只怕更刺激安平县主吧?

    瞄了一眼安平县主的脸色,果然是难看至极。可是,奇怪的是,萧灵犀的脸色,却有些奇异,倒没什么怒色,反倒是不解。

    望了望袁清洛后,很是诧异地问道,“袁二姑娘?本宫为何要与你比?”换句话说,你为何要帮这裴家丫头出头?

    看她那模样,还真不是装的。

    袁清洛面上怒色稍敛,“公主不知道吗?那一日,中秋宫宴之上,安平县主硬要逼着我表妹与她比试,不过是冲着我来的。说到底,得罪了安平县主,也是因我,既是如此,我自是不能撇开表妹,由着她替我受累,哪怕是要开罪公主,也少不得要扛上一扛。”

    “她是你表妹?”萧灵犀一愣,面上震惊的表情不会作假,又望了安平县主一眼,这会儿,安平县主已是彻底垂下眼去,不敢跟萧灵犀对上眼了,而萧灵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面色乍青乍白片刻后,连扯开的笑容都有些慌乱,“那么,也是袁恪的表妹了?”

    她面上的慌乱,和这一声“袁恪”,引得裴锦箬奇怪的一瞥,然而,萧灵犀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只是紧紧盯着袁清洛。

    袁清洛眉稍微微一挑,“自然是。”说着,已是下了马来,上前将裴锦箬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是我嫡亲的表妹,唯一的一个。她按理并无开罪公主的地方,还请公主大人大量,原谅则个。”

    萧灵犀却是一瞬间笑了起来,“看你说的,本宫不过是与裴姑娘开个玩笑,袁二姑娘何必当真呢?这围场之中,我们只能在外场转悠,也是无聊,不如一道结伴,说不定还能好玩儿一些。”

    裴锦箬望着萧灵犀那一脸灿烂的笑容,真是满心纳罕,前世今生,她还是头一回见萧灵犀对着她,这么热切的表情,实在是让她……受宠若惊没有,倒是浑身不得劲儿,有点儿冒鸡皮疙瘩。

    袁清洛却是想也没想,就拒绝道,“臣女还有些事,就不打扰公主殿下雅兴了。”

    说着,便是朝着萧灵犀点了点头,转头拉了裴锦箬各自上了马,一扯缰绳,几人转眼之间,便是走了个干净。

    萧灵犀的脸色不好,转而便是怒瞪向安平县主和彭允薇几人,“你们两个,是故意将本宫当成傻子耍么?居然瞒了那么许多,撺掇着本宫为你们出头也就罢了,竟是连那裴家姑娘是英国公府外孙女的事儿也未告诉本宫?”

    “灵犀,你稍安勿躁,听我说。”安平县主与萧灵犀毕竟是堂姐妹,大梁皇室萧家自来女儿娇贵,她们堂姐妹也还算处得不错,这才能说动了萧灵犀来给她出头。

    她自然也知道一些萧灵犀不为人知的心思。

    是以,她除了起初面对萧灵犀可能有的怒火和怨怼时,慌了那么一瞬,如今,已是彻底冷静了下来。

    “灵犀,你真莫要生气。说起来,这桩事也不仅仅是为了帮我出头,实在也是为了你好。你可知道,为何你会不知这裴锦箬是英国公府的外孙女么?”

    萧灵犀皱眉不语,以目光无声质询。

    “那是因为,自从她母亲没了之后,英国公府便几乎是与他们家里断了往来。那你又知道,这裴锦箬是几时才又开始与英国公府走动的么?”

    “就是从去年中才开始。这袁世子是英国公府的独苗,如今,已是丧妻两载有余了,说起来,也该续娶了。这个时候,姓裴的丫头,削尖了脑袋往英国公府跟前凑,还能是为了什么?”

    “哪怕是正经的表亲,却也难免没有旁的心思。有些人,天生就是骨头轻,偏偏心机又深沉得很,谁知道她是不是就是借着这表亲的名头,有什么别的心思?”

    “灵犀……你可别犯傻,有些事,有些人,该防的,还得防着。”

    安平县主语重心长,眼看着萧灵犀的脸色彻底沉凝下来,不由得悄悄与彭允薇对望一眼,交换了一个得逞的眼色。

    裴锦箬几人一路沉默着回到了营地,袁清洛率先勒停了马儿,仍然难掩忧心一般,对裴锦箬道,“往后机灵点儿,见着安平便躲远着些。长乐公主还好,她虽是有些骄横任性,却心肠不坏,这次怕是安平她们撺掇着,说清楚了,过后应该不会再为难你。”

    

    http://www.rulianshi.org/jinruoannian/7276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