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快穿:我虐渣男千百遍 > 第188章 暴君渣男躺着求速死(22)

第188章 暴君渣男躺着求速死(22)

    谢青清知晓是太医院的御医,暗示南宫烨有些亏空,所以他才不敢再过多临幸后宫。

    好在,谢青清做的玉丸十分提神,让他应付起朝事来,得心应手。

    谢青清也不藏私,大大方方地把丹方送到了太医院。

    这下越发叫南宫烨满意。

    而随着清流老臣们的韬光养晦,福建倭寇被清洗一番,海市贸易往来频繁,加之宝钞的大量印制。

    源源不断的银子流入国库,也填饱了南宫烨的私库。

    前朝诸事顺心,他的心思就渐渐转到了后宫。

    谢青清也推波助澜,任由后宫妃嫔使出浑身解数,哪怕是各种乱七八糟的虎狼之药,也没过多管束。

    燕卿卿在柔妃的帮衬,媚昭容无法侍寝的有利条件下,独得了大半南宫烨的宠爱。

    很快,她的封号也下来了,一个“艳”字,倒是与她的姓同音。

    只是艳容华没有媚昭容的好运,转眼三月过去,后宫已有三个低位妃嫔怀孕,她受宠最多,却偏偏没有动静。

    私底下,谢青清叫人暗吹八卦,指柔妃无子嗣,命中克子嗣,所以与她走得近,艳容华这是被克了。

    艳容华本就焦虑,野心勃勃又浮躁不安,哪怕这样的传言很是荒唐,但她却还是心存芥蒂。

    待她又偷偷来坤宁宫献媚的时候,谢青清只觉这女人太过钻营,野心就这么摆在脸上,根本不值得深交。

    但她够大胆,对付南宫烨的确是把好刀!

    所以谢青清还是见了她,甚至又送了她一瓶养颜丹。

    末了也提点了她,她用的药太过明显,还是要警惕一些好。

    如此艳容华便有欣喜若狂地觉得,皇后娘娘还是看好她,越发地缠起来南宫烨。

    南宫烨一开始是顾虑的,但在其他妃嫔那里,已经习惯了那些助兴之药,反而不觉得燕卿卿这里有何不妥。

    加之用谢青清的方子熬制的玉清丹的确不凡,每每鏖战一夜,第二日服用一枚后,便生龙活虎。

    既然不耽搁前朝的事儿,他便在这后宫流连放纵了起来。

    随着二皇子的声望渐长,大皇子也不甘示弱,开始不断拉拢朝臣为自己背书。

    瞧着一片和谐的朝堂,早已暗潮汹涌。

    而南宫烨赏赐无度,后宫妃嫔争奇斗艳,服饰钗环极尽奢靡。

    为了维持他的挥霍,高党不得不再次加大搜刮钱财,一大部分进了各级官员的口袋,剩下地流入了南宫烨的私库。

    就连福建新造的几艘战船,也被借调去给工部干私活。

    高党不但插手抗倭之事,连带大皇子负责的宝钞之事也想独吞,于是联手许多高党官员,一起弹劾大皇子。

    而大皇子也不甘示弱,频频在福建抗倭之事上弹劾高党谎报军情,私自挪用战船。

    等到南宫烨从妃嫔的温柔乡里出来时,面对的就是大皇子党和二皇了党的水火不容。

    一时间,牵连进去的朝臣不知凡几。

    南宫烨这时候才惊觉,不知何时,自己的两个儿子背后,竟然已经有了如此庞大的势力。

    甚至,就连自己在朝堂的话语,都显得有些无力。

    南宫烨大感不妙,一边各打了一棒子之后,烦躁地踱步到了坤宁宫。

    转眼已经一年多过去,谢青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让他渐渐地对她越发信任。

    加之大皇子党和二皇子党背后是丽妃和高贵妃,与她没多大关系。

    所以权衡之下,南宫烨找到谢青清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朕还没死呢,他们竟然当着朕的面吵得不可开交,丝毫不顾及手足之情!”

    谢青清听了想笑,却还是皱着眉安慰道。

    “或许也不是像陛下所想的这样,兴许只是在其位,谋其事,都是想为陛下分忧。”

    然而,越这么说,南宫烨越不信。

    他已经让杨公公私底下去探查,看看这些日子,大皇子和二皇子,究竟背着他都干了些什么。

    谢青清见他丝毫没有消气的样子,一边帮他按着太阳穴一边劝道。

    “都是陛下亲生的,自然都是好孩子。”

    “或许是因为东宫未立,难免做事浮躁了些吧。”

    “臣妾虽觉陛下还年轻气盛,身子硬朗,但到底皇子们大了。”

    提到东宫,南宫烨立即睁开了眼睛。

    他心突突跳了两下,有一丝的恍然。

    恐怕大皇子和二皇子这番作为,就是为了争那东宫的位置。

    可他如今年不过四十,今年临幸的诸多妃嫔还怀了身子,足见他还龙精虎猛,如何也没到培养儿子继承帝位的时候。

    而大皇子和二皇子年纪已经不小,恐怕是已经迫不及待等着他死了!

    越想南宫烨越气。

    自打继位以来,先有老臣倚老卖老指手画脚,后有清流言管当堂谏言,束手束脚。

    好不容易培植起了高党阉党,让他真正成为一国之主,这才享受了没两年,两个儿子就巴不得自己死了,这让南宫烨如何能忍?

    见他眼神透出几分杀意,谢青清又安慰道。

    “陛下子嗣众多,如今又有不少妃嫔怀孕,臣妾倒是觉得并不用急于确立东宫。”

    “到底是要继承大统,还需得陛下认同,品德兼备得才好。”

    “或许这样的话不该臣妾来说……”

    “臣妾罪过,未能为陛下生育子嗣,但无论宫中哪位妃嫔生的,都叫臣妾一声母后,臣妾待他们定然一视同仁。”

    她算是表了一番忠心,又带着几分幽怨。

    听她提起自己没有子嗣,南宫烨立即安慰了一番。

    他很清楚,谢青清为何没有子嗣,就是他亲自下的毒。

    心中有一丝愧疚,但很快便又抛到了脑后。

    正如谢青清所言,他不缺子嗣,根本就不需要非要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之间做选择。

    而且他也没有退位的打算,怎么可能早早立下东宫?

    所以,南宫烨离开坤宁宫后,便着手开始削弱大皇子和二皇子在朝中的势力。

    闻风而动的朝臣们,察觉到了他的态度。

    清流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挖了无数的坑,就等着给两位皇子填土。

    所以在南宫烨下决心打压大皇子和二皇子后,被煽动的大皇子率先发难,将二皇子在福建的所作所为,以及残杀百姓,割下头颅冒充倭寇,制造假的功绩的事给一股脑的捅了出来。

    这下南宫烨傻眼了,瞧着折子上惨不忍睹的真相,以及染满鲜血的罪书,他暴怒呵斥,当堂命人将二皇子压入诏狱。

    http://www.rulianshi.org/kuaichuanwonvezhananqianbaibian/318786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