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冷门神仙不好当 > 第六十七章 翻个墙

第六十七章 翻个墙

    “结果最后,我成了灾厄,她却不在了。”

    说话的时候,艾草的嘴角噙着一点笑容,似是自嘲,又似是怀念,“可是她都不在了,那这额外的生命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

    “……”

    东无笙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她垂眼低头,一低头,就算是表达了自己敬意,“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

    艾草失笑摇头,“你不用对我说谢谢,无聊的故事而已。”

    “那对于您的处理,您希望什么时候执行呢?”

    东无笙用一幅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

    “随时都可以。”

    东无笙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把用布包好的小刀,把布拆开,再抬头,对上艾草意外的神情,笑了笑,“那就现在,可以吗?因为如果等到别人来处理的话,对您来说可能算不上解脱。”

    “什么?”

    艾草一愣,似乎不太明白,不过她摆了摆手,满不在乎,“无所谓了,现在就现在吧,我要做什么?”

    “等待就好了。”

    东无笙用小刀在手指上一划,举着手指对艾草微笑,“那我开始了。”

    最后一笔画完的瞬间,东无笙低声道:“再见了。”

    艾草似乎听见了这声道别,消散前的最后一刻,嘴角露出一点微笑。

    东无笙原地静了一瞬,在这一瞬之间,有关灾厄泯灭的所有记忆如飞蝗一样,从她心头肆虐而过。

    第一次斩杀灾厄时的恐惧心悸;常老大死的时候,天道给予她的杀害人类的惩罚布满一整只左臂,仿佛左臂上的肉被人生生活剐下来一样,痛到难以呼吸,即便如此,看着常老大在面前因自己而消失,那短短几秒之间左臂的痛如同隔靴搔痒;珍妮、易伦特,以及好不容易团聚的艾尔伦一家……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所有这些,在她的脑海里都清晰得如同上一秒刚刚发生,甚至只要她想,每一瞬的哀痛她都可以细细体味。

    不过疯子才会这么做。

    东无笙自嘲地笑笑,深吸一口气,把纷繁的情绪全部压下去,眼眸重新平静如红海。

    看着手指上的伤口,她随意抹了一下,伤口立马消失得干干净净,一点存在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

    回到家,已是深夜,一整个宅院都陷在夜色里面,东无笙走到门口才发现没带钥匙,敲了敲门,又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无奈地站在门口看了看头顶的月亮,东无笙决定翻墙进去。

    她绕着院墙走了一圈,找了个有树的位置,银链伸长,铁索一样射出去,在树枝上缠了几圈,她攥紧了银链,再把银链往回一收,立马整个人就被带起来,轻而易举地越过院墙——

    靠,下面有人!

    东无笙瞪大了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落地点的人影,来不及开口,已经整个人砸了上去。

    那人反应倒也快,很快调整了一下姿势,伸手准备将人接住。

    东无笙发誓她不是有意的,实在是身体反应比头脑快一步——她毫不犹豫地伸腿在那人胸口一蹬,安全落地。

    借着明亮的月光,东无笙看清了面前人的相貌,是孟庄。

    东无笙:“……”

    孟庄:“……”

    场面实在是有点尴尬,纵使这两人都巧言善辩,这会儿也一时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孟庄打破了沉寂,他握拳咳嗽了一下,“无笙晚上好兴致啊。”

    东无笙:“……”

    “你也是啊,大半夜的出来散步,连点脚步声都没有。”

    东无笙干巴巴地回道,皮笑肉不笑。

    孟庄微笑一下,“我就是出来找你的。”

    东无笙头脑里自动忽略这话可能含有的其他意味,正色道:“找我什么事?”

    “就是你白天传递的信息,我看了,我们本来不是计划等你在那边有些知名度了,我再潜入吗?现在的话,就是有个机会,临近的有个国家近些年战争不断,内斗外斗不止,最近又开始闹饥荒,大量人口涌入这边,我觉得是不是干脆借着这个由头伪装成流浪人口进入繁漪楼,毕竟难民这个身份是最难查明底细的。”

    东无笙一琢磨,觉得没什么问题,于是点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正事聊完了,没下文了,东无笙看了看微笑着的孟庄,觉得这个人目的不单纯,“你大半夜的跑过来就为了说这个?明天托人把消息带给我不行吗?”

    孟庄在月光下笑得纯良,“我就想过来见见你,然后亲口和你说啊,不行吗?”

    东无笙连连点头,一脸正直,“行行行,你开心就好。”

    说完还附送一枚敷衍的微笑。

    孟庄:“……”

    他当年是怎么追到她的来着?

    怪不得三百多年过去都没人跟他抢……?

    望着眼前这个完全没反应的钢铁直女本人,孟庄心情复杂。

    东无笙被他看得哆嗦了一下,抬头莫名其妙地张望一下,就看见他看着自己,眼神微妙,“……?”

    为了防止东无笙再蹦出一句“你看我干什么?”,孟庄及时移开了目光。

    这时东无笙看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是斑。

    “斑!”

    东无笙招了招手,飞快地跑过去。

    孟庄站在原地,看着东无笙的背影,内心又是一声长叹,果然对于钢铁直女来说还是和兄弟呆在一起比较开心吗?

    斑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见东无笙,眨了眨眼,“无笙?你……翻墙进来的?”

    “……!”

    东无笙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斑抓了抓头发,看起来有点无奈,“我听见你在门外喊人了,我来给你开门的。”

    “哦,我以为这会儿没人醒着了。”

    “那你也不能翻墙进来……不怕摔吗?”

    “没事儿,”东无笙笑眯眯地一摆手,“有肉垫垫着呢。”

    斑:“……?”

    ……

    回到书房整理了一下艾草的故事,东无笙把自己和斑表现在红尘面前的人设带进去,修改润色了一下,拿给斑看,让他记得有需要的话不要穿帮。

    “这是什么?”

    斑拿着东无笙给他的一叠纸,看了一会儿,抬头问东无笙。

    “嗯……总之就是要是有外人问起来,你就当自己是里面这个艾草,别穿帮了。”

    东无笙看见斑的神情徒然紧张了一下,嘿嘿笑了一声,“没事,别紧张,应该不至于让你出面的,之后几天我自己去就好了。”

    斑犹豫了一下,慢慢地点了点头。

    http://www.rulianshi.org/lengmenshenxianbuhaodang/115537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