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慕葵兮 > 第六十一章 害怕忘记你(求首订)

第六十一章 害怕忘记你(求首订)

    梨花饼。

    记忆中,也有一个人,整日都忙活在厨房里,做着各种各样的点心吃食。

    梨花饼应该是他最拿手的糕点,那红亭里总是摆放这几盘新鲜甜腻的梨花饼。

    每次经过,她都能闻见一股淡淡的白梨花的味道。

    只是,那时候,她从来没尝过他做的梨花饼是什么味道,一次也没有。

    孟善没有听见她说话,有些忐忑的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这种点心,孟善吃着也就一个味儿,那就是甜,别的他也尝不出来。

    但是女孩子不一样,一个红色口脂她们都能分出好几个色系,这种点心,她们同样能尝出不同的甜味。

    葵兮看着手里的梨花饼,目光沉了沉,抬眼看站在那局促不安的少年。

    “这是你做的?”

    孟善眨眨眼,“额……”

    他可没有那个本事,让他进厨房,别说做东西了,他能把厨房给烧了。

    “这个当然不是我做的,我哪里会做糕点啊,这是我让厨房做的。

    感觉味道还不错,就想拿来给前辈尝尝。”

    “这样啊。”

    葵兮看了看手里的糕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一块小心的咬了一口。

    香甜软糯的口感,满齿梨花的清香,甜而不腻。

    白白惊讶的坐在一旁,看着葵兮安安静静的吃完整个梨花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吃人类的食物了。

    孟善自然也听见了细微的声音,想到葵兮吃了他带来的梨花饼,心中就是一阵无法言语的喜悦。

    等了一会儿,孟善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前辈,味道如何?”

    葵兮轻轻拭了拭嘴角,并未作答,反而再次问孟善。

    “你来九窟山,所为何事?”

    见她语气严肃,孟善顿了顿。

    还能为了什么,他反复攀登九窟山,自然是有事相求。

    如今,孟善眼前皆是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世界在他眼中形如虚设。

    摸索着坐在了一旁的草地上,孟善低头注视着并不能看见的地面,心里思绪万千。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执念,一而再再而三的攀登九窟山。

    或许,当初真的只是好奇,好奇传说中的隐士高人是否存在。

    直到见到了你,还有白白它们。”

    他才知道,原来,九窟山的传说居然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强大力量。

    见识到了葵兮和白白的强大,孟善萌生出拜师学艺的想法。

    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介平凡人,可是他一直向往的那些江湖人行侠仗义的人生。

    如果有机会成为自己一直向往的人,他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可是——

    “我三番五次想要拜师,可是一次次被打击,我现在真的怀疑,大家背后说我不学无术那些话可能是真的。”

    孟善有些自嘲的笑笑。

    此前,他听到过很多人背后议论他,说他不学无术,插科打诨,坑蒙拐骗,什么话都有。

    可是孟善从来不当回事,他不看低自己,因此也不把他们的话放心上。

    但是现在,孟善突然有些嫌弃自己,他要是像兄长一样学富五车,人见人夸,是不是前辈一早就收他为徒了。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这才哪到哪儿啊,要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退缩,那确实印证了别人对他的评价。

    孟善摇摇头,沉声回答“这不是受不受得了的问题,什么苦我都愿意承受。

    就比如我这眼睛,我相信前辈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用意,只是孟善愚钝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但是,我不会因为眼睛看不见而怨天尤人。

    我只是难过。”

    “难过?”

    孟善点点头。

    如何不难过。

    他一直坚信自己可以,可是一次又一次血淋淋的教训摆在眼前,他确实不可以。

    还有最近,心里越来越多的恐慌感,莫名其妙的让他整日恍恍惚惚。

    孟善真的很迷茫,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前辈,我能不能,求你帮一个忙?”

    孟善抬头,认真的注视着她。

    除了她,他真的不知道谁还能帮他。

    葵兮也凝眸看向他,她知道他要求什么,可是,她帮不了他。

    “我无能为力。”

    孟善神情一愣,面色都微微泛白了,忽而他尴尬一笑,解释道“我都还没说什么事,前辈怎么就这么笃定自己无能为力呢。”

    九窟山这么神奇的地方,拥有强大而神秘力量的隐士高人,她怎么可能帮不了他?

    葵兮看着他强撑着的表情,淡然的垂下眼睑,看着手里还留着的一个梨花饼,思绪渐渐飘远。

    过了许久,孟善才听见一声轻不可闻的声音。

    “你可曾听过千丝万蛊咒?”

    “千丝万蛊咒?”

    那是什么,孟善从未听过。

    “既然没听过,你也不用刻意去了解了。”

    有时候不知道,或许是最好的解脱。

    见葵兮不欲多说,孟善连忙上前一步,心急如焚的询问道“前辈此话是何意,若是前辈愿意赐教,孟善愿洗耳恭听。”

    见他这么固执,葵兮不赞同的拧眉望着他,冷声开口说道“这么固执,未必对你有好处。”

    “好处不好处孟善无所谓,我只想知道前因后果。”

    这是埋在孟善心底的死结。

    从小,孟善就知道自己身体有瑕疵,体弱多病,是早夭的命运。

    所以他从来不刻意迎合别人,他只想自己短暂的生命里能活出自己的精彩来。

    可是他真的快乐吗?

    从出生就知道自己今后命运的人,每天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因为他怕自己一睡下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活了十几年,可是能记住的事情却寥寥无几,这样的人生,他真的很累。

    “你知道那种痛苦吗?

    对于你们而言,一生中肯定有很多宝贵的回忆,可是我呢。

    呵,说得好听点,每个月对我而言都是崭新的开始。

    可是,有没有人问过我想不想要这样的人生。”

    他不想,他一点也不想。

    他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来九窟山,身上的伤一次比一次重,不等伤好了,眼睛看不见也要跑来九窟山?

    因为,他怕自己忘了这一切。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句轻不可闻。

    “我要是忘了,可该怎么办。”

    。

    

    http://www.rulianshi.org/mukuixi/168721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