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四章 不做浪子

第四章 不做浪子

    在千罗域,人们可以通过修习功法提升能力。根据提升的能力不同,功法分为战斗系功法和非战斗系功法,前者是提升修习者战斗能力的功法,后者是提升修习者非战斗能力的功法。按其威力大小,功法又由高到低分为乾、坤、震、巽、离五个阶别。

    关于战斗系功法,有诗曰:

    离阶仗剑江湖行,巽阶一方做雄英。

    震阶威风传八面,沙场弹指破万军。

    坤阶大能上上等,匍匐山河匹圣灵。

    习得乾阶无量功,冲上云霄斗佛神。

    元气是生命的本原之气,生命从降生那一刻起,体内就有一定量的元气,这股先天元气虽不深厚,却是生命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元气是可以通过后天修炼加深的,元气加深的同时,身体机能也会同步提升。生命是元气和身体的有机统一体,这种有机统一体称之为元体。根据元气深浅身体机能不同,将元体从低到高分为凡体、敏体、精体、通体、玄体、罗体六个等级,每级又分九段,共五十四个级段,生命之初即是凡体一段。元体级段的提升均是由低到高,逐步而进,不能跨级越段,并且,等级的的提升还需要逐级突破。比如,从凡体到敏体,需要通过修炼,不断累积加深元气,将凡体段位修至九段,然后进行突破,突破成功则直接晋升至敏体一段,突破不成功,可能会降段,最多可降至凡体六段,降段后则要重新修炼将凡体提至九段方可再次进行突破。元体等级的突破要看天赋造化,没有定数,有些人终其一生就停留在某个等级,反反复复突破无数次也未晋级。当元体达到某个等级九段时,如不进行突破,则会停留于此,即使继续修炼,元气也不会再增加,级段也不会再提升。

    元体是修练功法的基础。修练功法,元体须达到相应的级段才行,此相应的级段称作该功法的修练级段。离阶、巽阶、震阶、坤阶、乾阶,其修练级段分别是敏体一段、精体一段、通体一段、玄体一段、罗体一段。

    元体影响功法的威力。一门功法,与其修练级段相同的元体施放时的威力称为该功法的基本威力,高于其修练级段的元体施放时的威力会在该功法基本威力的基础上有所提升,高出越多,提升越多。

    元体影响施放功法的能力。施放功法是要消耗元气的,功法不同,消耗元气不同,一般来说,功法阶别越高,施放时消耗的元气越多,消耗的元气会在休息后恢复。连续施放功法,体内元气会逐渐减少,直至元气不足无法继续施放,必须等待元气恢复。因此,元体级段越高,其连续施放功法能力越强,以战斗功法为例,其连续作战能力越强。

    罗体九段元体又称大罗体,其元体机能已达化境,体内元气随用随生,无穷无尽,可连续施展任何功法,经久不断。

    欲练功法,必先升元体,欲升元体,必先炼元气!元气的修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法门,就是调息吐纳,人人皆会,人人可炼。元气的提升,没有什么终南捷径可走,主要靠坚持不懈地日积月累,根骨天赋越高,提升越快。当然,外力作用也有助于元气的提升,比如在一些天地造化之处修炼,服食一些灵丹妙药等,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机缘!

    在南昊帝国,元气人人可炼,但功法秘笈却极其珍稀,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商品,那些世家宗派手里的功法秘笈也是代代相承,秘不外传,就算是最低阶的离阶功法,也是千金难求!

    百里子玄所习的离阶功法凌空腿是百里家祖传的,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功法了。整个佛叶镇上也就百里家有一门离阶功法。

    秋高气爽,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又赶上晴朗天气,佛爷镇的街头人头攒动,沿街的商铺门庭若市,商贩售卖的吆喝声,顾客的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好一副热闹的集市景象。

    镇中心十字路口处,有一座三层攒尖式阁楼,青砖黑瓦,金刚座台基,占地约莫一亩,大门高宽,上悬“古萃阁”匾额。这是一家经营古玩的铺子,在佛爷镇以药铺为主的集市中显得独立特行,不过因为铺子童叟无欺,价格公道,倒也是远近颇有名气,生意不错。

    古萃阁内柜台纵横,满目的金银玉翠,陶瓷铜木,古籍字画。古玩店虽不像那种大众商品店铺门庭若市,不过,今日也是顾客不断,掌柜和柜员不得闲暇。

    一对少男少女缓步走进古萃阁,正是百里子玄和梅若雪。

    “二少爷,若雪小姐!”掌柜的赶忙迎了上去。

    “何叔!”二人向他执了晚辈礼。何掌柜赶紧拉住他们。

    百里子玄让掌柜自行去忙,他和若雪随意看看。这是他家开的古玩铺子,今日特意带若雪来逛的,之前答应过的。

    若雪本是生在大富之家,跟着父亲还去过帝国不少繁华的大城市,像这种古玩铺子,比这更大的也看过不少,或许是女孩的心性使然,她还是逛的津津有味,百里子玄只得无奈地陪着,铺子里的柜员大都认识他们,还时不时挑逗他带媳妇逛铺子,弄得他一脸尴尬。

    “子玄哥哥,你看这个紫檀菩萨,太生动了!”

    “是的。”

    “这件薄纱青衫真不错,比现在的工艺丝毫不差。”

    “嗯。”

    “这副字写得真好,笔法雄健!”

    “哦。”

    ……

    整整逛了一上午,若雪把三层铺子的都每个角落都光顾了一遍,临了没有相中什么金银玉翠,倒是对一本古籍《商道》爱不释手。

    “何叔,这本《商道》记我头上。”

    “无妨,只是少爷送媳妇一本老旧的古书是不是太抠门了点!”何掌柜打趣道。

    一旁的若雪笑脸微红,百里子玄对何掌柜做了个鬼脸,拉着若雪逃离了现场!

    中午了,百里子玄要带若雪去酒楼吃一顿,她非要去街边小摊那里弄些吃食,说是家里大鱼大肉的都吃腻了,要尝尝乡土小吃的味道,百里子玄拗不过她,二人就去一家买卖凉皮的地,叫了两碗凉皮,可能是玉馔珍馐吃得多了,偶尔来点乡间小味,二人那是吃的不亦乐乎。

    午后的青澜江,微风阵阵,江面偶有波澜,左岸一对少男少女拉着纸鸢奔跑,后面一个黑灰小猫也是撒欢地跑来跳去,其乐融融。

    岸边有一些石凳石椅,百里子玄和若雪玩得累了,就坐下来休息,让小七用嘴巴咬住那纸鸢的线轮,那小猫咪一副怏怏的眼神。他往青云洞口的方向望了望,那云艮山东西南北均是一望无际,上接云天,雾气蒸腾,层峦叠嶂。这座高山自西向东,两端直连大海,自北向南,除了青澜江洞穿而过,没有一条通路,是南昊帝国一处无法逾越的地带。百里子玄自小就喜欢去山里玩耍,说是山里,也就是去他家后面附近的山岭,不敢深入云艮山,即使敢也是会被拉回来,因为传说云艮山南北宽几百里,山中深处多毒蛇猛兽,南部山岭自西向东更是有一条瘴气地带,终年瘴气弥漫,千百年来无人能跨山而过,据祖辈们讲,以前有些探险队伍试图穿山而过,都没有再回来。百里子玄倒是不相信千百年来无人跨山而过,要不然怎么知道山的南边有一处望涯角。

    “若雪,我明天要出门一段时间。”

    “你要去哪里啊,和伯父一起去跑商吗?”

    “嘿嘿,不是,自己出去沿着云艮山往东走,沿途游山玩水!”百里子玄咧嘴说道。

    “伯父同意吗?

    “同意啊,和父亲请示过了。”

    “你不会想偷偷跑到云艮山深处去探险吧,骗伯父说是沿山游玩?”若雪神情稍显紧张。

    “哪能啊,那里面都是虎口狼窝,我才不敢去呢!”百里子玄信誓旦旦地说道。

    “知道就好!”若雪白了他一眼,然后画风突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机灵地盯着百里子玄,满脸笑容说道:“子玄哥哥,带我一起呗!我也想出去玩玩。”

    “带你个头,又不是去大城市玩,游玩是一方面,锻炼体魄也是一方面,免不了要风餐露宿的,你个女孩家怎么去!”百里子玄轻轻弹了一下若雪的额头。

    若雪无奈地撇了撇嘴角!

    “喵……喵……”小七对着二人连续叫了两声,那幽怨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两个腻歪够了没,老子咬着线轮好半天了。

    百里子玄站起身,将纸鸢线轮接过来,摸摸小七的头,两人带一猫,又一阵疯跑。

    迎着凉爽的江风,若雪轻轻地说道:“子玄哥哥,你有没有想过去考取个功名,或者跟着伯父经商?”

    百里子玄看了看前方,略微停顿,郑重地说道:“除非逼不得已,否则我不会去朝堂商海,只想做一个走遍天下的游侠。”

    若雪脸上显出一丝失落的神色,但是转瞬即逝,眨了眨秋水般的眸子,无限深情地说道:“我喜欢游侠,不过要经常回家啊。”说完,她猛然感觉言语有失,俏脸微红,纤细的玉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唇,轻轻低头,躲过百里子玄的视线。

    “不回家就是浪子了,我又不做浪子。”百里子玄轻轻挽着若雪的手,奔跑中,那纸鸢飞得更高了。

    二人正准备尽兴而归,一人拦住了去路。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