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六章 龙吟

第六章 龙吟

    清晨,天气稍阴,百里府内。

    起床更衣完毕,百里子玄来到府内东北角的一个小院,小院内外柏树森森,相对隐蔽。

    院内只有一间房屋,这是一处享堂。

    享堂里,只有一个灵位,上书“义母之位”,百里子玄焚香三柱,虔诚地跪拜三次,肃穆地注视着灵位许久才转身出了享堂,锁上门,没几步就出了院子,也锁了门。

    此处终年上锁,只有百里子玄有钥匙进入,不时去祭扫一下,他父亲吩咐府里众人除了百里子玄外不得入内打扰,也不得对外人说道。

    百里子玄并不知道灵位上的“义母”到底是谁,他也没有见过,只知道从记事起,父亲就让他自己时时祭拜。起初,他一直好奇地问父亲关于“义母”的事,父亲只对他说,小时候,义母救了他的性命,至于义母是谁,怎么救的自己,怎么去世的,父亲一直闪烁其词。后来,他想可能父亲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不再追问。

    随着年纪增长,百里子玄对这位从未见过的 “义母”越发敬重和感激,因为救命之恩,恩同再造。

    傍晚时分,一抹残阳挂在天边,无风无云,显得静谧。

    百里府的甬道上,走着百里坤和百里福二人。

    “老爷,您怎么答应让二少爷一个人外出啊,少爷喜欢寻奇探险的,我都担心他自己跑到云艮山里去。”

    “阿福,起初,我也不同意,可是后来想想,孩子大了,在南昊帝国,男子十五岁就是成年了,玄子的性子随性自由,心向自然,我虽然溺爱他,可也不能一直就让他活在我眼皮底下,阻止他喜欢做的事情,这样玄子也不会真正的快乐,我不期待他将来什么成龙成名,只要他一辈子开心安康就好。再者,这孩子其实异常聪敏,我相信他处事自有分寸,不会有什么危险。”

    “只是……”

    “哈哈,阿福,我知你待玄子如儿子一般,不用太过担心了,玄子虽然只有十五岁,却是精体一段,又身负离阶功法,一般人也伤害不了他!”百里坤满是自信地说道。

    百里福没有说什么,只是眼角还是有一丝担忧,在这个老人眼里,百里子玄平安比啥都重要。

    佛爷镇东北,一白衣上年,怀抱一只小猫咪,步出了镇口,正是百里子玄和小七,他要出门游历去了!他身上没带任何包裹,就一人一猫,当然,后襟内还佩戴了那块颇具灵性的奇石。若雪要给他收拾,带这带那的,他都没要,不过银票却是揣了不少,用他的话说,有银票啥都有了。有钱就是好啊,出门带钱就行了!之所以把小七给带着,是百里子玄想好好给它放放风,动物的天性还是喜欢自然的。百里子玄比较随性,选在傍晚出发,不会感觉那么仓促。

    百里子玄一路向东而去,踏过荒无人烟的旷野,走过热闹繁华的城镇,也路过乡烟袅袅的村庄……晴朗无云的夜晚,露宿在山脚下的草坪,看着满天的繁星,手里把玩着那块奇石,小七好奇地左窜右跳,困得时候,一人一猫依偎着等待晨曦的微光;也有赶上阴雨天气,碰巧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狼狈地躲在树林中,还是被淋成落汤人和落汤猫;碰着城镇的时候,一人一猫找家上好的旅店,好好大吃一顿,睡上一觉,反正不缺银子……

    单纯地步行,其实很无聊的,百里子玄带着小七坐过船,骑过马,坐过轿子,这一人一猫一路玩得不亦乐乎,尤其是骑马的时候,小七那好奇害怕的样子真是萌极了!

    百里子玄这次出来,除了游历以外,还有一个目的,寻找山中一处造化之地,据《玄坤图志》记载,云艮山东段山中有一处造化之地——盘云台,在此处修炼元气可事半功倍。

    百里子玄向东行进了半月,来到一处小城,小城名唤落龙城,规模比佛爷镇稍大。

    到达落龙城的时候,正值中午,天气也不错,百里子玄带着小七找家高档客栈,叫了几个好菜,要了一壶酒,好好吃了一顿,父亲说他成年了,可以饮酒了,在这之前,他没有饮过酒,喝起来感觉很不错。昨天夜行,也没有休息好,吃完饭,他叫了间客房,带着小七去睡觉了。

    睡了几个小时,百里子玄离开客栈,到街上坊间买了些东西。有火镰,火把,各种吃食,饮水,折叠竹筏,毛毯,也弄了好几壶酒。一路清爽的他,现在身上背了两个包裹,手拿着折叠竹筏,他不喜欢带这多东西,但是没办法,他要进山了。《玄坤图志》所载到盘云台就要从落龙城南部云艮山进入。

    落龙城南门距云艮山还有大概十多里路,百里子玄从落龙城南门出城,一路向南走,渐渐地临近傍晚了,一抹残阳挂在当空,他步履较快,两个钟头就到了云艮山脚。面前的山峰间有一个极其狭窄的山谷,仅能容得一人进出,他小心翼翼地在山谷中向前移动,小七也是惊恐地跟在后面,傍晚了,外边可能还能看清楚,山谷中已是漆黑不见五指,只得点起火把。

    这小山谷路面凸凹不平,走势也是高低不一,还左右曲折,整体的方向还是往南深入云艮山中。山谷行走不易,百里子玄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大约二十多里才出谷。

    出了山谷,已是黑夜了,前方是一条河流,借着火把大概能看清楚,这条河流从西南流来,向东南流去,绕了个弯。百里子玄暗自叫苦,按照《玄坤图志》上的路线,要去盘云台,须沿此河向西南逆流而上。

    虽是逆流,河水倒算平静,百里子玄撑着竹筏,点着火把,一路前进,速度倒也不慢,两岸时而高山,时而平地,除了自身周围火把可见的范围,其余均是漆黑一片。逆流向西南划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又转向东南划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然后进入一个向南的峡谷。

    这峡谷弯弯曲曲,左右尽是悬崖峭壁,借着火把也看不清楚两岸的山有多高,直耸入云是肯定的,时不时还有些虫鸣兽吼的声音传来,百里子玄喝了几口酒压压惊,小七吓得直接依偎着在他身旁。峡谷不宽,顶多五六米,往上看去,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也是漆黑一片!

    又划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一座高不见顶的山峰挡住了去路,那山和两岸的高山相连,百里子玄纳闷呢,这不是死路吗,河流从哪流出来的?

    竹筏靠近才发现,和佛爷镇的青云洞一样,前方也是一个隧洞,河流从洞中流出!

    百里子玄有些犯难,隧洞啊,青云洞从没听过谁敢穿过,只听过那些不小心掉入隧洞被大江冲走再也没回来的事件。这次出来,父亲好不容易同意也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孤身犯险,自己夜晚一个人偷偷过山谷,行大河,深入无人的云艮山中,本身就是极其危险的行为,已是偷偷违背父亲的意愿了。

    穿过隧洞,这太危险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会发生什么。不穿过隧洞,无路可走了,陡峭几近垂直且高耸如云的山峰又无法翻过,就无法到达那处造化之地。

    正踌躇间,那隧洞里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龙吟声!

    这声音慑人心魂,给人一种威压之感,隐隐藏着一丝悲怆!

    这道声音的传来,整个峡谷中的虫鸣兽吼都噶然而止,被其吓得躲藏起来。那小七瑟瑟发抖,紧紧抱着百里子玄的腿脚。百里子玄忽然发现,身上放在金丝香囊内的那块奇石本被香囊包裹得无光透出,此刻其发出的金色光芒却透囊而出,把洞口周围照的如同白昼。那龙吟之身越响,奇石光芒越盛,二者好像卯上一般。

    渐渐地,龙吟之声越来越弱,直至消失,然后,奇石也敛去光芒,一切如常,看来这场较劲还是奇石略胜一筹。

    百里子玄惊得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怪异的声音,神禽异兽发出的吗?怎会如此的让人胆战心惊!

    不过这东西似乎对我身上的奇石有一丝畏惧,我若进得洞中,它也不一定敢靠近我。

    强烈的好奇心,加上奇石给他的勇气,百里子玄作出了决定——穿过隧洞!

    百里子玄喝了大半壶酒,壮了壮胆气,一手抱着小七拿着火把,一手撑着竹筏,往隧洞划去。

    这隧洞约宽三四米,水面距洞顶高低不一,百里子玄时不时还要低头躺卧才能通过,不小心还可能被洞顶垂悬的尖锐山石磕着。隧洞蜿蜒曲折,整体向西南延伸。

    在隧洞内划行了约莫几刻钟,再也没有听见那龙吟之身,也没见到什么怪物,一路平平安安,百里子玄暗想,虚惊一场!

    竹筏划到洞中一处空阔地带,洞顶大概距水面有三四米,纵深五六米,百里子玄赫然发现左边洞壁竟然还有一个壁洞,洞口不到一米大小,里面漆黑一片。百里子玄靠近洞口,将火把伸进去,里面太黑了,只能看见一小段距离,不知深浅,百里子玄索性运功将火把弹进洞内,顺着火把的路劲发现,洞比较直,比较深,火把好一阵才落地,火把经过的洞内光秃秃的,没发现任何东西。

    哎,浪费了一个火把,好像也没发现啥东西,百里子玄无奈地又点起一个火把,舍了这个壁洞,准备继续向前划行。

    “哈哈哈哈……”忽然一阵狂笑声传来,声音极其厚重威壮。

    伴随着这阵狂笑,壁洞中一道青色流光疾速穿出,很快消逝在隧洞中。在这怪声青光出现的同时,百里子玄身上的奇石又透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