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九章 大小乞丐

第九章 大小乞丐

    月明星密,光亮照在山中的雾气和水面蒸汽上,虚空隐隐约约,迷离的姿态仙气十足!

    六尺见方的盘云台上,一对少年,醉卧其上,把酒言天,台边无勾栏,一只小猫咪往下看了一眼,害怕地躲在二人中间。

    两人一猫,正是百里子玄、南宫雨、小七!

    望向茫茫上空,南宫雨道:“那一年,我五岁,娘亲带着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落龙城,路上她就病了,而且越来越严重,到落龙城北门的时候,还未入城,娘亲就不行了,很快就死在城门口。我在城门口守着她,一直在那里哭,嘴里不停地喊着娘亲,手不停地推着她,可是她再也不动了,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们投来种种目光,指指点点,却没有人走进我和娘亲。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然后城门口来了一个小乞丐,年纪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他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跑进城内,不一会儿,那个小乞丐拿着一个馒头过来了,把馒头递给我说,弟弟,我是你哥哥,你还有一个哥哥的,估计娘亲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娘亲带你来这里就是找我的,我终于找到你们了,现在娘亲不在了,以后哥哥照顾你,我当时哇得一声,扑进哥哥的怀里,哭得更厉害了,那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那天哥哥带着我把娘亲火化,骨灰装进一个坛子在夜晚偷偷放在城隍庙一个不易觉察的地方!”

    南宫雨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后来我就在这城里跟着哥哥过起了乞丐的生活,在没有我之前,城里其他乞丐管哥哥叫小乞丐,有了我之后,哥哥就成了大乞丐,我就叫小乞丐了,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小乞丐!挺美的名字!”

    “嗯,是挺美的!”百里子玄也喝了一口酒。

    “哥哥乞讨的能力很强,那时我从来没有饿到过,每天,哥哥总能弄来食物给我吃,长大后我才知道,哥哥很多时候饿着肚子,那时候我挺傻的,只管自己吃饱,都不知道分给哥哥一点。”南宫雨摇头轻轻地笑了笑。

    “是挺傻的!”百里子玄又是一大口酒,自从开始饮酒之后,百里子玄越来越发现酒是个好东西,就像这眼泪正要出来,一口酒下去就给浇回去了。

    “大户人家的屋檐下,街上商铺的大门前,安静的街道旁,城外无人的旷野……都是我们晚上的家!最喜欢晴天夜晚满天繁星的时候和哥哥一起在野外无人的草地上躺着数天上的星星,哥哥说每个人都对应天上的一颗星星,每次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星,哥哥就说是我,旁边那个第二亮的是他!寒冷的有雨的夜晚,哥哥抱着我在城隍庙里睡觉,我总害怕鬼怪啥的,哥哥说城隍老爷在,鬼怪不敢来,我便躺在哥哥怀来安心地睡了!那些富家子弟最喜欢欺负我们了,好像欺负我们特有成就感,每次哥哥都将我护在身后被打得鼻青脸肿,到现在我都还清楚记得每一个打过哥哥的人,有一天,我一定替哥哥还回去!”南宫雨握了握拳头。

    “这些为富不仁的纨绔子弟是他妈的该打,什么时候你去还回去的时候叫上我!”这一趟出来,沿途见到各式各样的人不少,百里子玄学到了些脏话,现在说出来感觉挺痛快。

    “在我七岁那年,落龙城来了个老乞丐,好像是个什么落第的秀才,非常懒,连乞讨都不愿意去,经常饿着肚子,哥哥说我很聪明,将来会有大出息,要认字,哥哥就让我跟他学认字,哥哥负责出去乞讨找吃的。我跟那个老乞丐学了好几年,认得了好多字,后来那老乞丐得病死了,哥哥和我把他葬在城南云艮山脚下。老乞丐临死的时候,给了我一本书,是一本离阶功法,说是他偶然得到的,我和哥哥虽然是乞丐,却也多少知道些武道的东西,知道功法的珍贵,于是我和哥哥开始去修炼元气,希望有天元体能突破敏体练这门功法,再也不用被人欺负了。我修炼元气很快,哥哥却进展缓慢,后来哥哥索性就不炼了,但他没有丝毫失落,反而看到我修炼元气很有天赋很激动,他说就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让我好好炼,把元体级段炼得高高的,离阶功法算什么,将来咱修习巽阶震阶,做一个大强者大侠客大宗师!”

    “你可以的,你一定能称为一个大强者大侠客大宗师,你天赋超强,俺俩同年,我要不是有另外的原因,元体级段肯定没你高!”

    “我不也是沾了这盘云台的光。”南宫雨不以为然地说道。

    “后来,我和哥哥发现了这个地方,我在盘云台上修炼,元气提升更快了。有一天,我不知道是发什么神经,非要到山北的那处林子抓兔子吃,不小心引来了那该死的毒蛇,哥哥为了护我被咬了一口再也没有醒来。”南宫雨说着说着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在一本叫着《玄坤图志》的古书上看过,这蛇叫流花蚀骨蛇,说是这山中独有,书上说它的毒性在蛇类排名第一位。”百里子玄道。

    “这毒物很厉害,哥哥当时就没了呼吸,身体瞬间就化为一滩血水,可怜哥哥死无全尸,我把哥哥死去的地方泥土刨出,把哥哥安葬在这山北东面。”南宫雨眼泪一滴滴流下来。

    百里子玄拍了拍南宫雨的肩膀说道:“哥哥在天上看着你呢,不能让他看见你在流眼泪啊!”百里子玄感觉眼角有些发涩,喝了口酒,揉了揉眼睛。

    百里子玄暗自心惊,自己被这毒蛇咬了没事,还以为《玄坤图志》上所说是唬人的,现在看来是所言非虚,自己肯定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才没事,真是捡了一命。

    南宫雨连喝几口酒,止住泪水道:“玄子,你一定有不凡之处,不然这么剧毒的东西咬了你没事!”

    “谁知道呢,捡了条命,感谢老天保佑!”

    “玄子,你愿意救一个与你素不相识争锋相对的人,你很善良,所以老天爷保佑你!哥哥也很善良,不知老天为啥不长眼?长大后我渐渐明白,哥哥当时是看我可怜心生怜悯,才谎称是我哥哥,那时我小,真以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其实哥哥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南宫雨抬头看向苍天笑了笑,继续说道:“虽然哥哥不是亲哥哥,但就是亲哥哥,和娘亲一样,这世界上我的两个亲人!”

    “为哥哥喝一杯!”百里子玄和南宫雨连碰几杯。

    “哥哥死后不久,我元体就突破了敏体一段,那本离阶功法叫雀影剑,我练了一遍就学会了。学会之后,我经常以枝为剑,去那片树林寻这种这毒蛇,见一个杀一个,个个鞭成肉泥!这次下山碰见你就是去那树林寻此物诛杀。”南宫雨握了握拳头。

    “你与我对战的就是这门雀影剑吧,挺厉害的,耍将起来滴水不漏!”百里子玄赞叹道。

    “你那腿法叫啥,攻击力很强!”

    “凌空腿,祖传的,父亲教我的,想学的话,我教你!”

    “好,我教你雀影剑!”

    夜很深了,二人进乞丐洞内休息,这洞真是神奇,夜晚洞内也是如同白昼!

    百里子玄赫然发现洞内一边墙壁上有个壁龛,上面放了一个坛子,南宫雨走上去拜了三拜。

    “这是?”

    “我娘亲的骨灰!”

    百里子玄吓了一跳,随即镇静下来,过去也拜了三拜!

    “小乞丐,为什么不把你娘亲入土为安啊?”

    南宫雨看了看娘亲的骨灰道:“我娘病重的时候嘱咐我,她死后,火化成灰,不要下葬,然后给了我一封信,等我长大看了这封信后再处理,所以我和哥哥就没有把娘下葬,期初骨灰放在城隍庙,后来发现这洞穴,便把娘的骨灰移到这里。开始我也一直疑惑娘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和那个老乞丐学习认字之后,看了娘亲留给我的信才知道为什么。娘亲叫叶楚荷,本是东郡一采茶女,自小父母双亡,无依无靠,一次到郡治花永城卖茶,适逢大雨,一英俊潇洒的公子请娘亲去他马车上避雨,自己却立于车外,那以后,娘亲便与其熟识起来,然后私定终生,再就有了我。后来娘亲知道,那人家中已有妻室,我娘不在乎,那人在城内寻一住处,让娘亲在那里抚养我长大。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人的正室还是知道了,不依不挠,原来那人是一名门世家的长公子,未来家族的继承人,要是被他父亲知道此事,便会撤销其继承人资格,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他和正室妥协,赶走我和娘亲,不让他父亲知晓。于是那人让管家给了我娘一包银子,让我们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好回来。我娘把银子扔在河里,带着我一路向南,路上就病了,直至死在落龙城城门口。可怜我娘被人骗了,还说自己不后悔,让我长大将她的骨灰交给那人。呵呵,我娘真傻!”

    南宫雨咬了咬牙,脸上寒气陡升!

    “那人是你父亲!”百里子玄道。

    “不是,我没有父亲,在这世界上我只有两个亲人,娘亲和哥哥!”南宫雨轻轻哼了一声说道。

    “也对!不过你还有我这个朋友!”百里子玄看着南宫雨说道。

    南宫雨也看了百里子玄一眼,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那人叫南宫正德,正义道德,全他妈的狗屎,我娘因与那人在雨中相识,给我取名南宫雨,还不许我更改,我不敢违背我娘的意愿,所以还叫南宫雨。”

    “谁是南宫雨,我只识小乞丐!”

    玄子和小乞丐相视一笑!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