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十二章 天狼

第十二章 天狼

    “看来是一场江湖仇杀!”南宫雨道。

    “事不关几,高高挂起,走吧!”百里子玄转身欲继续前行。

    “二位且慢!”二人正准备继续赶路,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百里子玄二人闻声停下脚步,转身见来一老者,这老者,身高体瘦,目光炯炯,黑白胡须,约莫花甲年纪,但看起来精神矍铄,手执一柄长剑。

    “敢问老人家有何吩咐?”百里子玄见是一老者,略微施礼道。

    一旁的南宫雨,看见老者,瞬间愣了一下,随即脸色阴沉,杀气陡升。百里子玄看见他如此,心中很是诧异,难道他认识这老者,和他有过节。

    那老者还礼道:“这位黑衣少侠好重的杀气!地上两位是老朽门人,敢问二位少侠,他们是何人所杀?”

    “不是我们的杀的,我们只是恰巧从这里走过。”百里子玄答道。

    “既然二位少侠恰巧路过,可曾看见是何人所杀,如若知晓,还望少侠相告,老朽感激不尽!”老者又道。

    百里子玄正待答话,南宫雨抢先冷冷地说道:“人不是我们杀的就够了,其余的事与我们无关,想知道真相,自己去查!”

    “这位少侠好大的火气,既然人不是二位所杀,出门在外,就是朋友,何必拒人千里之外,老夫恳请二位直言相告!”老者微微加重了声音。

    “拒你又如何!拒的就是你!”南宫雨对百里子玄使了个眼色,转身欲走。

    “既然二位不肯以直言相告,那就少不得请二位随老朽走一遭,交由庄主发落!”老者脸色突变。

    南宫雨见这老者出言欲强留他二人,顿时怒极,瞬间功力运转周身。

    “哈哈,真是年少轻狂,出生牛犊不怕虎,我知二位俱是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均修为惊人,然而毕竟还是尚欠火候,我劝二位在老朽面前还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自讨难堪!”老者将袖袍一挥,眯眼冷笑。

    如此一来,百里子玄也有些怒意,就算小乞丐出言不逊,但是和我们无关的事,我们想告诉你就告诉你,不想告诉你,你也不能强逼,你这要强留下我们去见你那什么庄主是什么意思,恃强而为吗?百里子玄也是暗运功力。

    剑拔弩张!

    “住手!”此时,又一道声音传来。

    只见一个身着紫底缎纹袍服的中年人阔步走来,这中年人年纪约莫四十左右,身材不胖不瘦,面容白净微微有须,相貌俊逸,打扮极为清爽干净,颇为儒雅,虽这个年纪,却潇洒之气逼人!他左手执三尺剑,身后跟几名随从。

    那老者看见这中年人,满脸恭敬地道:“忠元恭迎庄主,门内两名弟子死于此地,这二位正好在此处,适才经我相问,相信不是他们所为,但定然知晓事情经过,然这位黑衣朋友虽不素不相识,似乎对我有很深成见,不愿相告,忠元只得留下他们,交由庄主定夺!”

    “元叔,既然不是二位少侠所杀,是否愿意相告,这是他们的自由,怎可强求!”中年人缓缓说道。

    “是,忠元鲁莽!”老者拱手低头道。

    中年人转头微微抱拳对百里子玄二人道:“这位老人是在下家中管家,性情急躁,行为鲁莽,多有得罪,万望两位少侠见谅!”

    百里子玄刚对那中年人说了句客气,发现南宫雨看见这中年人,脸上寒意更甚,目光如火,双唇紧锁,双拳紧握,功力自起,黑发轻轻飘起!百里子玄暗自心惊,小乞丐这是怎么了,难道真认识这些人,和他们有深仇大恨,这些人看起来比我们强不是一点半点啊,不过要真是小乞丐和他们有深仇大恨,大不了拼死一战!

    正思忖间,南宫雨拉住百里子玄说了句走,转身离去!

    看着庄主将那二人放走,老者急道:“庄主,这二人目睹两位门人之死,不加盘问,恐事后追查起来就困难了!”

    中年人微微说道:“元叔,不用去查是谁所杀了,天狼所为,这手法正是他的独门绝技——天狼鬼爪。我曾与之交手,见识过他的手段。此次,我们从东郡至此处围捕于他,定是两位门人发现了他的踪迹,在此遭其毒手。”

    “庄主明鉴!”老者低头道。

    天狼,原名木武田,东郡人士,生性暴虐,少时便为害乡里,多行偷抢害人之事,其父劝阻,为其棒杀,凶残得毫无人性。他后得异人传授巽阶功法天狼鬼爪和遁地术,流窜于南昊帝国东部一带,夺财劫色,无恶不作,无论官商平民,从不留活口,因为他极其凶残,所习功法又带天狼二字,人称他天狼,寓意其就是像狼一样凶狠的畜生,帝国东部一带是谈“狼”色变,几岁的孩童闹腾,说天狼来了,则立即就停止哭声。朝廷大力缉拿,张榜赏金,然天狼很是狡猾,又擅隐遁,多年来,其仍然四处作案,却总不能将其捕获。

    那中年人目送百里子玄二人逐渐消失于巷弄尽头,感慨道:“不愧是落龙城,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这二人如此年纪,竟修得精体一段元体,放眼南昊帝国也是百年难遇,不知是出于何人门下,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处啊!那黑衣上年与我等素不相识,为何对我等有如此重的杀气,真是令人费解。”

    “庄主,忠元也很诧异,这黑衣少年一上来就对我有很强的敌意。”老者也是疑惑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黑衣少年对我充满杀气,我却对他有种异样的感觉,也说不清楚这感觉是什么。元叔,通知下去,众门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务必步步小心,如发现天狼踪迹,勿要单独行动,及时禀告。此次从东郡至此,劳师动众,定要抓住天狼,不能让这畜生再为恶四方!”

    “是!”老者拱手欲走。

    “慢,吩咐下去,此次围捕天狼立大功者,可传一式连生剑诀,赏九炼丹一枚,知情不报,擅自行动造成重大损失者,逐出听湖山庄!”

    “庄主英明!”老者转身领命而去。

    百里子玄被南宫雨拉着出城,一路上南宫羽神情异样,一言不发,走至落龙城南面旷野时,百里子玄忍不住问道:“小乞丐,刚才那波人,你认识吗?是不是和你有过节?”

    南宫雨微微一顿,抬头望天说道:“那中年人就是是南宫正德,那老者就是当日给我娘一包银子赶我娘离开东郡的管家,那时我虽然很小,很多事情不清楚,但懵懵懂懂中多少明白一些,这二人的面孔一直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虽然十多年过去了,那模样我一眼就认得。”

    “杀回去,找他们算账!”百里子玄心中升起一股业火。

    “玄子,面对实力超我们不知道多少倍的人,你都不怕,愿意替我出头,小乞丐记下了,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有一天,我会用实力去替娘讨个说法。”南宫雨一字一字地说道。

    百里子玄当然看出对方的实力比他们高出何止百倍,然而为了小乞丐,他敢亮剑上前。

    百里子玄轻轻呼了一口气,道:“回家!”二人连夜赶回乞丐洞……

    出来时间也不短了,第二日,百里子玄要返回佛叶镇,南宫雨送他到通天峰北,他提出要去祭拜下大乞丐。

    通天峰北面东边一处高地上,简单的一座土包坟,有一块长条形的方石竖直插在坟前,上刻着“大乞丐之墓,小乞丐立”。

    百里子玄恭敬三拜,道:“哥哥在此长眠,小弟日后再来看你!”

    身上还剩下五百多两银票,百里子玄拿出四百两,递给南宫雨道:“小乞丐,这个你留下,修炼累了,去城里吃顿酒肉,我有一百两足够回佛叶镇了。”

    南宫雨没有推脱,说道:“够我喝几年的好酒了,你什么时候还过来,这山中的野味你还没尝过。”

    “嘿嘿,肯定没事就跑过来,好不容易找到的宝地,我还指望着提升元气呢,在家里修炼肯定要落后你了!我家在江左郡所属和阳城下的佛叶镇,你出了云艮山,一直往西走,走到青澜江那里就到了,镇上西北角百里府就是我家,随时可以来找我。”百里子玄向西指了指。

    南宫雨背过脸去,有些伤感,在这世上,娘亲和哥哥两个亲人不在了,只剩下眼前这个朋友了。

    百里子玄正欲上路,南宫雨忽然转身拿出一个玉牌,说道:“玄子,哥哥其实也不是落龙城的人,他记得小时候好像被人从其他地方拐到这里的,只是那时他太小,他家是哪里的,他叫什么,一点都不记得,被拐到此处后过了几年,拐他的人也死了,后来就成了这里的乞丐。这块玉牌就是哥哥被拐之前身上带的,小时候哥哥想给我弄几件棉衣御寒,要把这玉牌给当了,因为它看起来成色很不错,我死活不同意,就说自己喜欢这玉牌,其实我想着这玉牌肯定和哥哥的身世有关,等长大了,或许以这块玉牌为线索,可以找到哥哥的亲人,现在哥哥虽然不在了,我也要找到他的亲人,在他坟前告诉他,生前哥哥不知道自己是谁,死后我也要让他明明白白的。这玉牌上还刻有百里信三个字,你也姓百里,又是大户人家,认识人多,回去帮我打听打听这玉牌的来历。”

    听到“百里信”三个字,百里子玄一把从南宫雨手中拿过玉牌,看了看,如遭雷击!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