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十三章 又闻龙吟声

第十三章 又闻龙吟声

    百里子玄紧握着手中的玉牌,身体颤抖,泪水夺眶而出,扑通一声跪在大乞丐坟前,喊道:“哥哥,找到你了!”

    “玄子,你这是……”猛然间看到百里子玄的异样,南宫雨不知所以。

    “大乞丐是你哥哥,也是我哥哥,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哥!”百里子玄泣不成声。

    少许,百里子玄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我也有一个哥哥,长我五岁,我从未见过他,他很小时候就被人拐走了,据父亲说,哥哥被拐的当天,父亲亲手给他做了一个玉牌,亲笔在玉牌写上他的名字百里信,然后镌刻出阴纹,挂在他脖子上。哥哥被拐走后,父亲一直很自责,没有看好他,父亲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玉牌,用同样的笔迹刻上同样的字,这些年,父亲每到一处,就拿出玉牌出钱拖人在当地打听消息,然而二十年来,父亲去过许多大小城镇,却没有得到一点信息。你给我的这块玉牌和父亲手里的一模一样,阴纹也是父亲的笔迹,大乞丐就是我那被拐走的哥哥,父亲没有来过落龙城,想不到哥哥流落到了这里!”

    闻言,南宫雨泪如雨下,也扑通一声跪下,哭道:“哥哥,你听见了吗?找到你家人了,你叫百里信,很好听的名字!”南宫雨跪着一步步挪动抱住那块刻着大乞丐名字的长条形方石抽泣不止。

    “玄子,我对不起你家人,是我害死了哥哥!”南宫雨满脸愧悔。

    “不怪你,你是哥哥的弟弟,我也是他亲人,我们是一家人!”百里子玄拉起小乞丐。

    “小乞丐,我赶紧回去告诉父亲,找到哥哥了,我会和父亲一起来看你们的!”百里子玄将玉牌递给南宫雨,继续说道:“你是哥哥的弟弟,这玉牌是他留给你的,你还留着做个纪念!”

    “谢谢!”南宫雨紧紧攥着玉牌,看着百里子玄渐渐远去!

    哥哥,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回家,没想到你已经不在人世了,父亲知道这个消息,怎能接受得了……一路上,百里子玄都沉浸在悲伤之中,雪影和小七似乎也明白些什么,耷拉着耳朵很乖地跟在百里子玄后面,没有嘻闹。

    很快,百里子玄便穿过那片树林,撑竹筏驶进那过河隧洞,顺流行船,加上百里子玄运功快划,不一会就到了隧洞北出口。

    那响彻云霄的龙吟之声又忽然起来。

    闻见龙吟之声,小七自是害怕地躲在百里子玄身后,雪影却龇牙咧嘴地对着空中吼叫,它还是个幼兽,吼声虽然不是很响,却独有一种给人威压的气势。

    这龙吟之声不像上次那样悲怆,显得平和许多,忽然,百里子玄感觉有一股音波传到自己脑海,然后龙吟之声消失了!

    这股音波似乎传递了一些信息到了百里子玄脑海,他感到脑海里储存了这些信息,但是读取不出来。

    在峡谷中划了一会,那股音波信息在百里子玄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这过河隧洞名曰金鲤洞,我本是这洞中金鲤,几千年前修炼成蛟,受朱雀神点化成龙,因我一时兴起,在山北小城南面旷野显现龙身,犯了天道,被朱雀神押在金鲤洞的壁洞中,已经不知多少年月,也该我命中有此一劫,那日幸得你一把火烧了符咒,助我得脱劫数!今赠你一门巽阶功法蛟龙手,略表心意,重见天日之恩如同再造,他日若得机缘,再报恩公大德!”

    然后,百里子玄脑海中便有了蛟龙手的功法秘笈!这蛟龙手共有三式:龙吸水、龙出海、龙击浪。

    ——————

    看着百里子玄的背影,南宫雨注视良久,然后回头在大乞丐墓碑上刻上百里信三个字,他折起树枝,在墓前刷了一遍雀影剑,然后又进入那片树林寻仇去了。

    你害死哥哥,我定要把你们斩尽杀绝!

    这流花蚀骨蛇是稀有蛇类,本就不多,这几年被南宫雨鞭杀得也是所剩无几了,他正在林中找寻,忽然见前方躺着一人,身上无数处剑伤,鲜血染红了黑衣,看来遭受重创,已经昏死过去。

    南宫雨仔细端详这人,瘦长脸,没有胡须,三角眼,黑黄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两颊,显得脸更小了,一副阴森凶狠的面相,让人毛骨悚然!南宫雨知道他是谁了,落龙城通缉榜文上的有他的头像,他就是天狼木武田!

    听湖山庄庄主南宫正德率门下弟子一路追踪天狼至落龙城,为了抓住天狼,他早有布置,沿途门下弟子化成船夫、商贩、农夫、小二、算命先生等人隐于市井之中,还设下许多陷阱,天狼虽狡猾,此次逃亡也是处处受挫,当然听湖山庄也损失不少弟子,昨夜天狼被南宫正德重创,靠着天黑施展遁地术逃到云艮山中。

    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该死!

    南宫雨运起功力,以枝为剑,向这畜生直刺!

    天狼感到有剑刺来,猛地睁开眼,躲开这一剑,南宫雨一剑接一剑,招招攻其要害。

    天狼本是精体三段元体,又会巽阶功法天狼鬼爪和遁地术,实力原本远超南宫雨,但是被南宫正德重创之后,此刻功力所剩无几,功法施展不了,被南宫雨逼得咬牙躲避后退,险象环生,短短几个来回,身上已是多处挂彩。

    天狼心道,再这样下去,要不多久,自己就会死于这少年剑下,于是一边退避,一边暗藏蛊化丹在手中,趁南宫雨不备,向其掷出。这蛊化丹掷后爆成浓烟,烟有剧毒,闻者立即晕倒,随后身体溃烂而死。

    天狼向南宫雨掷出蛊化丹后,乘着浓浓烟雾,拼着最后一口元气施展遁地术逃走。

    因为功力不够,天狼遁地没多远便出了地面,看下四周无人,心想那家伙应该是着道了,桀桀笑道:“**崽子,跟爷爷斗,找死!”那死字还没落音,一黑袍少年从天而降,手执树枝,正是南宫雨。

    原来南宫雨早听说天狼诡计多端,异常狡猾,早就有所防备,在天狼掷出蛊化丹的时候,他就闭气跃至半空,落于树上,眼观周围动静,他知道天狼伤重,遁地不了多远,果然看见天狼不一会从不远处窜出地面,他一个腾跃便赶至跟前。

    天狼面如死灰,狡黠的三角眼动了动道:“少侠,我与你并无仇怨,如若放我一马,我愿以物交换!”

    “哦,你有何物?”南宫雨眯眼道。

    “少侠年纪轻轻,元体修炼惊人,但看少侠只会一门离阶功法,我愿以巽阶功法天狼鬼爪换我一命!”天狼紧皱眉头盯着南宫雨道。

    “一条命换一门功法,是不是太便宜了点!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南宫雨右手倒执剑,用树枝拍打着后背。

    “再加上遁地术,两门巽阶功法换一条生路!”天狼心中暗喜,看来有戏,只要能保住性命,功法算不得什么。

    “好吧!”南宫雨微微一笑道。

    天狼将两门功法口诀口念一遍,南宫雨默默记在心间。

    “你可以走了!”南宫雨冷冷地道。

    “多谢!”天狼一抱拳,转身离去。

    刚走出一步,天狼发现胸前突出一树枝,这树枝从背后洞穿他前胸,他仰面栽倒,气绝!

    南宫雨对着天狼的尸体道:“两门功法换一条命,没说换多长时间,我就认为是一步路的时间,这不算违约吧!像你这种人,死有余辜!”随后,南宫羽提起他的尸体,出云艮山,将其扔在落龙城南旷野处。

    这一日,天狼身亡的消息在落龙城传开,随后,在帝国东部传遍这一消息,这个魔头死了,万人相庆!

    这一日,听湖山庄四个字印在了帝国东部百姓心中,南宫正德的美名威扬海内!

    ——————

    河边,一白衣少年立于岸边,右手五指成钩,对着水面一抓,那水面顿时腾起一团巨浪,这水浪像绳子一样拧成一团水柱,飞向少年手心,刚至少年手心立即爆裂开来,水花四溅,然而少年周身却无一水渍!

    蛟龙手之龙吸水!

    少年继续前行,前方有一颗一抱粗的巨树,他右手张开虎口,整个右手青色罡气萦绕,只见他身子像一道白影瞬间移至树前,虎口一锁,这株巨树顿时拦腰折断,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砸起漫天灰尘!

    蛟龙手之龙出海。

    百里子玄一路向西赶的同时,这几日,经常照着脑海中的秘笈练习蛟龙手,龙吸水和龙出海已经了然于胸,驾轻就熟,就是第三式龙击浪只能算是初窥门径!

    又行了几日,一处旷野的湖边高地,百里子玄一跃而上,双目微闭,感受着湖面吹来的阵阵微风,心中默念口诀,少许,他猛地睁眼,右手五指成钩,对着湖心祭出一爪,只见伴随着一阵慑人心魂的龙吟之声,一道十多丈大小的青罡龙爪印自右手而出暴虐击向湖心,顿时湖心炸出一个巨大水涡,浪花惊起几十米高,整个湖面都激起了波纹,轰隆巨响,经久方息!

    蛟龙手之龙击浪,大功告成!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