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千罗问苍 > 第十四章 佛叶冢

第十四章 佛叶冢

    正午时分,狂风卷暴雨,佛叶镇镇口驰道。

    百里子玄一身蓑衣,头顶斗笠,因为风雨太大,还是浸湿了他的袍服,小猫咪躲在袍服里,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雨水拍打着道路两旁的灯塔,望见在雨中挺立的牌坊,百里子玄一阵悲凉,哥哥不在人世了,怎么给父亲开口!

    跨过镇口牌坊,百里子玄的脚步有些沉重,走了半条街道,他忽然感觉不对,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沿街店铺都全部关闭,加上卷裹周身的风雨,很有一种阴冷之感。

    百里子玄停下脚步,敲了敲几个店铺大门,都无人应答,真是怪事,要在往常,即使冰天雪地,街上的铺子也是正常开张,正午正是热闹的时候。

    正狐疑间,他看见前面有两个衙役从一个铺子中抬出一具尸体。

    百里子玄一个箭步窜到跟前,正待搭话,那两个衙役抽出朴刀,大喝一声什么人,向百里子玄劈来!他双手五指成钩,使出龙吸水,伴随着一声龙吟,两个衙役被吸附在身前,动弹不得。

    两衙役惊得说不出话来,百里子玄问道:“二位莫怕,我是这镇上的人,外出数月刚归,这镇上今日是怎么回事?”说完,百里子玄松开他们。

    其中一个衙差说道:“佛叶镇八百多人昨夜全部被杀,我等今日来清理现场……”

    百里子玄如五雷轰顶,身体颤抖不止,疯了一般朝百里府跑去!

    “玄子……”百里子玄刚跑出没几步,一句带着哭腔的声音喊住了他。

    来人是张大雄,他现在已经是温阳县的捕头。他悲怆地哭道:“昨夜,镇上八百多人全部被杀,我今早刚从县城赶到,乡亲们的尸体都暂放在镇上大祠堂里,清理尸体的时候没发现你,幸好你外出了,整个佛叶镇都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张大雄嚎啕大哭!

    百里子玄并不搭话,径直向镇上大祠堂狂掠而去!

    大祠堂内,八百多具尸体,百里子玄疯了一般,一个个找去,他看到了父亲、福伯、若雪、梅伯、何叔、狄山、丁贵……他的亲人都在这里,全部!

    他身体颤抖不止,拳头紧握,指甲已经插进肉里,渗出血丝,牙齿咬得脸上显出块块殷红,瞪大的眼珠里颗颗泪水滚落!

    这一日,他长啸哀嚎,声动苍穹,久久不止!

    这一日,佛叶镇大祠堂里的几十只石兽在阵阵龙吟之声之下化成齑粉!

    ——————

    百里府内,百里子玄一一走过每一处院落,在一处享堂上香三拜。

    梅府内,百里子玄来到梅若雪的闺房,看到床头几案上那本《商道》,他翻开扉页,看见上面秀气的字迹写到“子玄哥哥要做游侠,我得学商养家了”,百里子玄嘴角微微扬起,随后又低垂下来。

    佛叶镇镇口,艳阳高照,然而没有人的镇子,别样冷清!

    “大雄,百里府和梅府的资财,我全交给你了,你是公门之人,处事方便,你在后山建一处坟冢,将乡亲们葬在那里,就叫佛叶冢吧。请照看我家和若雪家宅院,等我给乡亲们报这血仇,我会回到这里!小七我不便带着了,希望你能帮我养着,如果实在不便的话,就帮我给小小七找个好人家送掉。”百里子玄低头蹭蹭小七的头,将它交给大熊。

    大熊抱过这小猫咪,小七没有闹腾,蓝色的眼珠子有些许泪水。

    “玄子,现在佛叶镇就剩我们两人了,我不希望你离开,衙门也在调查这血案,你为什么要自己出去查,你又从什么地方查起?我是佛叶镇的人,也是公门中人,不把这血案查个水落石处,誓不为人,你为何不留下来帮我!”大熊不舍地说道。

    “仵作验尸查不到任何伤口,也不是中毒,我曾注意查看了父亲他们的经脉,任脉上有一极小的创伤,比针尖还小,不像是什么暗器所伤,我肯定是一门极高明的功法,我出去就从这功法查起。你在衙门查,我出去查,定要给乡亲们报这血仇!”百里子玄冷冷地看了看道路尽头。

    百里子玄正准备告别张大雄,忽然想起,父亲曾对他说过,她床头有一紫檀盒子,如果他有什么意外不在了,让他把那紫檀盒子强行打开。于是,他打算再回去百里府打开那个紫檀盒子,这时佛叶镇口来了很多兵卒,看装束,不是县城的衙役。

    为首的骑着黑鬃马,一副将军打扮,张大雄见了这将军,立即跪下道:“温阳县捕头张大雄拜见郡守大人。”

    这人是江左郡郡守兼郡尉曹德安。在南昊帝国,一郡设郡守掌行政,设郡尉掌军事,因这曹德安文武双全,朝廷特例,命其二者兼领,整个帝国仅此一例!

    “本官问你,前日听你手下衙役说,佛叶镇血案第二日,有一少年颇有功夫,自称是佛叶镇人,可是眼前这白衣少年?”曹德安高坐马头问道。

    “启禀大人,正是此人,他叫百里子玄,是镇上百里府的公子,是我发小,事发之时,正在外出,因此躲过一劫。”张大雄未敢起身,跪地答道。

    “一派胡言,佛叶镇一个小小乡镇,没有什么大派门宗,怎会有如此武功的人,分明他就是凶手,杀人之后,第二日来作秀演戏,意图脱罪!左右,给我拉下!”曹德安一声令下,几千军士持刀而上。

    “大人,这是误会,他真是卑职发小,确确实实佛叶镇人,望大人明查啊!”张大雄急道。然而,却没人理会他的话。

    这几日,百里子玄亲人和乡亲们的死,他胸中有滔天的悲恨,此时这郡守不加审问便诬人定罪,更让他怒火中烧。面对着蜂拥而来的军士,百里子玄一跃而起,对着军阵连续祭出几记龙击浪。

    在那慑人心魂的龙吟声下,一道道十多丈大小的青罡龙爪印从半空击下,几千人的军阵顿时溃散,乱作一团!

    百里子玄虽怒,倒没有为难这些奉命而为的军士,只是让他们丧失了战斗力。

    看到几千的军阵,瞬间溃不成军,曹德安暗自心惊,这个如此年纪的少年,竟有这等能耐!一旁的张大雄也是异常震惊,可是更多的是担心这可如何收场,玄子怎能和朝廷敌对。

    曹德安正惊讶间,百里子玄一记龙吸水向他袭来,他不敢轻视,从马上跃下,忙抽刀在身前一记截刀,卸去这股吸力。

    曹德安接着双手握刀于胸前,刀尖朝上,两腿略分微微前曲,刀身周围生出道道白色罡气,白罡越聚越多,凝化成与刀身一般形状,足有十来丈长,将刀身包裹其中。他一声大喝,抡刀当空劈下,这道白罡气刀划破虚空,狠狠朝百里咨询砍去。

    巽阶功法断风刀!

    这一刀来势凶猛,百里子玄未敢懈怠,急向一侧躲开。

    那道白罡气刀劈在地上,顿时裂开一道一米多宽的裂缝,足有十多米深!

    百里子玄避开刀锋,右手张开虎口,身体像一道白影,疾速朝曹德安扑去,蛟龙手之龙出海!

    曹德安忙回刀向前直刺,瞬间,刀尖对虎口,刀尖上的白罡和虎口上的青罡相接,发出嗤嗤的声音,互相吞噬,少许,爆出一声巨响,二人各自倒退。

    曹德安退了十步,百里子玄退了十二步!

    曹德安年龄五十左右,几十年的功力,精体四段修为,毕竟比百里子玄有优势!这一记交锋,占了上风!

    虽占上风,曹德安明白,因为元体等级的缘故,仅仅是稍有优势。他接着全力向前挥出一刀,一道白罡刀气向百里子玄拦腰横斩而去。

    百里子玄右手五指成钩,青色罡气瞬间凝聚,他右手往前猛然一推,随着一声慑人心魂的龙吟,一道十多丈大小的青罡龙爪印疾速向前,与那道白罡刀气狠狠相撞,发出轰隆的巨响,地上崩出道道尘土,现出道道沟壑!

    这一对撞之下,白罡刀气瞬间消逝,那道青罡龙爪继续往前推进了几米,也消散在空中!

    曹德安暗自惊叹,少年这套功法看起来比他的断风刀更是霸道,自己虽有元体等级优势,如若硬拼,这场战斗胜负难定!

    曹德安毕竟是沙场老手,当下打定主意,不求速胜,只求拖住这少年,打持久战,对方元体级段不如自己,肯定比我先用尽元气,施展不了功法,便可轻易擒拿!

    二人或贴身肉搏,或比拼功法,又走了几十个回合,又有几千军士从北面赶来,原来,刚有军士放出信号,此次曹德安带了六千军士,有三千军士在镇外待命!

    曹德安配合几千军士,将百里子玄围在其中,百里子玄一拳难敌四手,险象环生!

    张大雄在一旁焦急万分,却无济于事,他的那点功力于事无补!

    百里子玄见情势不妙,本欲见机逃走,那曹德安却步步紧随,不给他丝毫机会!

    他不再对军士手下留情,拼死一战,军士过半已血贱当场,他身上也是多处伤痕。

    渐渐斗到分际,百里子玄已然力不从心,这番苦战,元气渐进耗损殆尽,不停下休息等元气恢复,是无法再战。

    他忽然长啸一声,双眼通红,头发侧飘,用尽气力向曹德安打出一记龙击浪。

    本已斗到尾声,曹德安未料到这少年还能打出这一记,未加防备,虽急忙闪避,仍是被那青罡龙爪边缘带到,虽未重伤,胸前一阵痛呃,凸出一口血来。

    百里子玄这一记龙击浪已然炉火纯青!然而,拼尽了元气,他仰面栽倒……

    http://www.rulianshi.org/qianluowencang/103723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