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第四百六十一章:有些事总需要自己想明白

第四百六十一章:有些事总需要自己想明白

    从那一天之后,嵇康几乎每几日就会去一次那个山中溪畔,去找那个带着披着蓑衣斗笠的渔人,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他都见不到人,只有有时才能偶尔遇见那么一两次。

    虽然很难遇见,可每一次遇见时,嵇康总不怎么说话,只是保持着安静呆在一旁。后来,他会从书院里带上几本书出来,就地坐在一旁看。

    他来找的或许并不是仙缘,而是在这山林里的那种好似摆脱了世事的感觉。

    日子久了,顾楠也熟悉了这个年轻人,钓鱼无事时,两人也会有一句没一句的说几句闲话。

    或许是到了春分之后了吧。

    一日,嵇康来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面容微黄,眼眶也有一些肿大,似乎是一夜没睡。

    他就要入仕了,这也是父兄所期,可是他根本无心为官,他所愿的是在乡野做学,游历各地。所以他昨晚想了一夜,却依旧没有想明白自己改如何做。

    拖着疲惫的身子,他见到顾楠坐在溪边,走到一块石头旁坐下,看了看顾楠身边空着的鱼框。

    “仙家今日可钓到鱼了?”

    “明知故问。”顾楠拿着鱼竿静坐着说道,她静坐的时候,身子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

    嵇康有些疲惫地笑了笑,没有像以往一样拿出一本书来读,而是坐在溪边发呆。

    一条小鱼从水面上跃起,溅起水花,从鱼钩的旁边游过,却就是没有去咬那鱼饵,大概是顾楠在这里钓了太久的鱼,鱼都已经认识她了。

    “仙家。”嵇康看着那鱼游走,对顾楠说道。

    “我想做一件事,可此事有违父母养育之恩,有违兄长友人所望,非仁非义,你说我还该不该做?”

    知道今日恐怕是难钓到鱼了,顾楠放下了手中的鱼竿,随意的支在一旁。

    想了一会儿嵇康的问题,说道。

    “那这件事你想不想做?”

    嵇康想了一会儿,点头肯定:“我想。”

    “那此事可会牵连双亲,兄弟友人?”

    嵇康摇了摇头:“应当不会。”

    “那就去做吧。”

    没有道理,没有劝告,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既然嵇康问,顾楠就告诉了他她的回答。

    就连嵇康也是愣了一下,他以为顾楠要么不会回答,若是回答也该是叙之道理才对,没想到会是这么直白。

    两人也算是相识一场,顾楠看向嵇康,将手放在了身边的长琴上。

    “我教你一首曲子如何?”

    嵇康还在想着顾楠方才的话,听到顾楠要教他曲子,行礼应道:“那有劳仙家了。”

    琴音在山涧响起,不同于往日,今日的琴音有些激烈,声声回响不散。

    嵇康入神地听着,这琴声就像是他此时的心思一样,在激烈的辩驳。

    琴音持续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弹了三遍还是四遍,嵇康一直看着顾楠弹奏。

    直到顾楠渐渐停下对他说道。

    “这曲子也是我从别人那里学来的,还未有名字,你可以自己命名。今日便这样吧,你若是想明白了,下次再来的时候,我把琴谱给你。”

    嵇康依旧没有分清自己心中的想法,又或者是他分清了,却没有决意去做。

    他知道顾楠的话以至此处,惘然地站了起来拜道:“谢仙家。”

    说完,向着山林里的狭长的小道走去。

    可他走到小道前时,却见到小道的尽头站着一个人,是一个青年人。

    这青年人穿着青色的长袍,一双眉目修长,似乎很平和,不会给人压迫的感觉。但又让人觉得淡然,难以亲近。

    脸颊上的棱角分明,神色平淡,没有笑意也没有厉色。眼角落着一颗痣,平添了几分俊美。任谁看见了这人,应当都会赞叹一声。

    嵇康有些诧异,行礼问道:“在下嵇康见过先生,不知道先生是?”

    “哦。”青年人平淡的应了一声,指着溪边的顾楠说道:“我算是她的旧识吧,不过”

    他指了指嵇康和自己,眨了眨眼睛:“你我应该也见过。”

    只是上一次见的时候他是一只鹿。

    嵇康自然不记得他,还以为是自己忘记了,不免有些难堪。

    青年人没有停留在自己是谁的这个话题上,而是对着嵇康,算是随和地说道。

    “你的事我在一旁也听到了,不过有些事,应当由你自己去想明白。”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嵇康的额头上。

    手指点在额头上的一刻,嵇康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一阵清明,不过那种感觉转瞬即逝,他再想去抓的时候,就又有些抓不到了。

    “去吧。”青年人拍了拍嵇康的肩膀,嵇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恍惚地行礼谢过离开。

    等到嵇康走远,青年人才走向顾楠,顾楠回头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这段时间你怎么总是来?”

    青年人没有回答她,慢步走到了她的身边说道。

    “方才的那段曲子,你可否也教我?”

    顾楠抬了一下眉头,似乎有些惊讶:“你看了几遍,还学不会?”

    她可是知道眼前的这位的能耐,说是连一首琴曲都学不会她可不信。

    青年摇了摇头,像是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未答应,我自然就不能学。”

    他做事讲究规矩,任何时候都一样。

    看着他那死板的模样顾楠沉沉地叹了一声,双手重新放回长琴上。

    “我再弹一遍给你看,你自己学了便是。”

    那双手在琴弦上抚过,青年人坐了下来,默默地听着琴音伴着山风和煦和溪流潺潺。

    阳光都偷懒似的,悠悠地落在溪畔的石头上,远山处传来一两声鸟鸣。

    琴声激荡,却叫他觉得心神宁静。

    侧过头,看向顾楠,离得很近,所以他能透过斗笠看到她低垂着的眼眸。

    好像是突然间,他明白了她为何会喜欢住在这样的地方。

    青年人低下眼睛,看着琴弦上的双手,他出神地看见其中的一只手,那只手背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

    眼睛轻合了一下,青年沉默地伸出手,握住了顾楠的那只手掌。

    琴音戛然而止,顾楠的手被握住,眉头微皱,看向青年问道。

    “你做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惊慌了一下,青年的手一顿,松开了顾楠。

    “没什么。”

    接着又在顾楠不解的目光中说道:“对不起。” 2k阅读网

    

    http://www.rulianshi.org/qiongguideshangxialiangqiannian/40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