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拳动八荒 > 南荒有少年 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份暴露?

南荒有少年 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份暴露?

    “师兄,你可得替我做主啊!”女子捂着火辣的面庞,一道猩红的手掌印十分清晰,她嘴里满是血水,牙齿也被夜天行这一巴掌拍掉几颗。

    “师妹放心,今日我便打得他跪地求饶,要杀要剐,你说了算!”

    暴喝声铺面而来,夜天行巍然而立,丝毫无惧。

    “同样的话送还给你们,对付你们这种乐色,一只手足以!”夜天行右手抬起,恐怖的威压霎时从天而降,只见到一只巨大的手掌,暗含凛冽锋芒,笼罩之处,让得天骄们呼吸一滞。

    “一只手?这人什么来头,竟敢如此大言不惭,他可知道他面对的是谁?”场中不少认识手持战刀的青年,知晓其厉害之处,对夜天行的大话嗤之以鼻。

    轰!

    闷哼声于天地间响彻,手持战刀的青年浑身上下的罡气突然破碎,他所在的空间整个塌陷。

    “啊!”低沉的声音自男子喉咙间传出,他的身躯沉重无比,这头顶上的手掌如同一座山岳压在他的身上,且蕴含着极其霸道的大道之力。

    “废物!”漠然的声音再度在龙姓男子的耳边响起,下一瞬间,他只感觉身躯失衡,体内血气奔涌,紧接着整个人被一股巨力掀飞,他强行于虚空上稳住身躯,只是刚刚停住一秒,那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再度出现,凌空一脚抽射,骨骼断裂声清晰可闻。

    骄横的女子见此,瞳孔猛然一缩,双手掩住张大的嘴巴,连忙躲进了人堆里。

    “龙武!”

    上空与谷天歌交战的男子神情大变,突然舍弃谷天歌朝着夜天行杀来。

    “小子,我撕了你!”

    夜天行抬眸,牙缝间冷冷蹦出三个字,“就凭你?”

    在这极寒之地,所有人的元力都被这入骨冰寒所影响,而导致运转迟缓,在这里,肉身力量的优势,彰显得淋漓尽致。

    轰!

    霸道的拳锋猛然轰向前方,一记霸拳狂霸无匹,与青年狠狠冲击在一起,而在两人接触的瞬间,前者被一拳轰得倒飞,骨骼摧枯拉朽作响。

    “好霸道的力量!”青年眼神猛地一沉,整只手臂近乎麻木脱臼,心头骇然。

    “老大,别跟他贴身战,这家伙力量霸道得有些变态!”下方,龙武踉跄着站起身,脸色苍白至极,被夜天行打得浑身喋血,受伤不轻。

    人群边沿,有人被这里的波动所吸引,随即靠了过来,当看见场中的夜天行时,神情大骇。

    “是他,他竟然还安然无恙!”

    “我滴个乖乖,这家伙不是与九圣巢的那个变态交战么,怎么还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里?”这几人曾目睹夜天行与陈罡一战,并未看见两者交手的结局,但后者能够安然出现在这,足以说明结果。

    嘶~!

    这几名天骄吸了一口冷气,陈罡的恐怖,他们清楚知晓,而今夜天行的安然出现,则说明他的实力,最起码与陈罡一个级别。

    轰轰!

    天穹间,夜天行与青年交手数个回合,凭借着恐怖巨力,夜天行碾压青年,强势将其击败,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我们一起上!”龙武撑起受伤的躯体,狠狠抹了一口血渍,眼神中充满怨毒,他从未如此狼狈过。

    “看来,这些家伙,用不着我们清理了。”席梦竹凝望着夜天行,面纱下的表情微不可察。

    “此人实力倒是不弱,似乎与余辰秋有些渊源。”

    “余辰秋的天灵根便是从他身上剥夺而来,两人之间恩怨不小,被剥夺了天灵根,实力还能达到如此地步,天赋的确有些恐怖!”旁侧的几名天骄暗自咂舌。

    “夜兄,我来助你!”谷天歌踏来,霸气滔天。

    “不用,收敛你的气息,好生调养,这里,交给我!”夜天行拒绝他的协助,抬手镇压向前,蕴含着大道之力的拳锋狠狠抡向前方,激战爆发,夜天行以一敌三,狂霸之姿尽显。

    这一战,此间天穹被无限崩碎,面对三名顶尖天骄的联手,夜天行皆以一拳轰之,自雷霆中走出后,他的道心更加稳固,一切都得到了升华。

    “夜兄,又变强了!”秦萧然望着天穹上的那道背影,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曾自诩天骄,可而今与眼前这人比起来,自己似乎再普通不过。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深不可测,难以想象,如果他没有被剥夺天灵根,又当如何?”谷天歌叹服,他从未服过一个人,夜天行是第一个。

    三人都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家伙,仅仅不过二十一岁的年纪。

    “此人果真了得,在这天骄遍起的年代,他将会是我等未来道上强劲的对手!”

    “以一敌三,这般逆天战力,你我都无法做到,他的实力着实恐怖!”

    “不过可惜,这家伙空有一身蛮力,只要他们三人保持距离,以秘术攻击,前者落败是迟早的事!”

    这人话音刚刚落下,边被啪啪打脸,但听天穹间爆发一道闷哼可怕的声响,带着血红染红了天穹,天地间一把擎天之戟划破长空,将龙武扫飞,紧接着,夜天行抓住空挡,又接连将二人震飞,夹杂着轮回真意的一拳,将为首的男子轰得喷血。

    夜天行于长空中奔踏,黑发于肆虐的罡风中狂舞,他像是一尊战神,俯瞰着无数天骄,犀利的眼神满含幽暗,霸道之威震慑四方。

    “还有谁,欲夺玄冰之心!?”夜天行冷冷扫视四野,手中黑戟戟尖鲜血嘀嗒流淌。

    原本诸多企图打玄冰之心主意的家伙,见到如此一幕,谁人都要掂量三分,打消了心中念想。

    神君殿与桃花岭圣子圣女聚集处,墨茹渊身侧,当夜天行手中的黑戟出现的那一瞬间,一道森然的气息,便悄然间席卷开来,引得众人为之侧目。

    墨念死死地盯着夜天行手中的黑戟,目光如炬,有着星火在燃烧。

    “墨念,怎么了?”几人问。

    墨茹渊循着他的目光望去,望着夜天行手中的黑戟,

    似曾相识。

    “你说你的戟送人了。”墨茹渊的语气里带着冷漠与质疑。

    “那是假话,我的黑戟在沧海遗尘中被一个小子给骗了去!”森冷的话音充满杀意,他突然笑了,嘴角噙起的那抹森然弧度,比这极寒之地的冷气还要让人感觉到寒凉。

    “没想到,还能在这遇到他!真是老天有眼。”

    “哦?就是他骗了你的戟?”其余人好奇起来。

    “不错,不过这小子当时的实力很弱,没想到这才短短不足一年,他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般地步!”

    “这就有意思了,此人骗了你的戟,又与余辰秋有恩怨,明知你二人皆是会现身群星盛宴,还敢出现,可见他似乎是有恃无恐啊!”有天骄调侃。

    墨茹渊望了望夜天行,似乎想到什么目光又落到了墨念身上,“沧海遗尘一役,传闻沸沸扬扬,几大圣地天骄齐聚坠皇渊,最终却给他人做了嫁衣……”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目视着墨念。

    墨念眼神中有着光弧流转,脸上掠过一抹狡黠,“不错,当日,他便是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人!”

    此言一出,墨茹渊神情顿时一凛。

    这是一个天大惊人的秘密。

    “没想到,他还活着,真好,真好。”墨念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都以为早已经应该死在虚空乱流中的人,而今竟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这里。

    “难怪他的实力能在这短短的一年多里突飞猛进,原来如此!”

    对于墨念莫名其妙的笑以及他所说的话,除却墨如渊以外,其余人一知半解。

    “不知道余辰秋要是知道这个讯息,该当是何种表情。”

    “墨念兄,你在说什么?”旁侧有桃花岭的天骄询问。

    墨念摆了摆手,没再多言,仙灵一事事关重大,显然不可与外人言。

    他不讲,席梦竹也不问。

    “既然他骗了墨公子的戟,而我又对玄冰之心有意,看来我们有了共同对付他的理由。”席梦竹对墨念发出邀请。

    “圣女相邀,何乐而不为呢?”

    墨念森然一笑,骤然间右脚猛然一踏,天穹在这一刻生出一条破碎的裂缝,弯弯曲曲蔓延向夜天行所踏立之处。

    感受到这股可怕气息,夜天行神情一变,当看清墨念那眼神时,夜天行翻然醒悟,自己竟然忘了他的存在,把黑戟暴露了出来。

    如此一来,自己的身份,岂不是也暴露了?

    脑海中闪过一系列的念头,顿感有些头大。

    暴露了自己是小,自己这身上的仙灵可就成了烫手山芋。

    “阁下,亦是来夺玄冰之心?”夜天行镇定自若。

    “我对玄冰之心没兴趣,倒是对你手中的黑戟有兴趣!”墨念霸道踏来,浑身上下仙光流淌,一股属于圣子级别的霸气,在这一刻一览无余!

    “对我这黑戟有兴趣?怎么?偌大圣地,还亏待堂堂圣子,连一件宝器都没有,还想从他人身上夺取?”

    话到这,墨念彻底笑开了,“呵呵,你还真幽默,你我距离上次见面,这才不足一年吧?怎么,我的脸就这么陌生?”

    夜天行佯装回忆,“我们见过?”

    这句话,彻底戳中了墨念的笑点,“装,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他当即抬起右脚,隔着虚空踏下,夜天行只感觉头顶上方一股莫大威压袭来,让他神情不由一沉。

    真正的圣子级别,实力决然不是龙武之辈可以比拟。

    虽不是轮回境,但已然拥有了轮回的力量。

    但夜天行也不是泛泛之辈,这种攻势,还接得下。

    “想要夺宝,明说,婆婆妈妈找理由,不是爷们所为。”夜天行挡下他一击,漠然踏向他,黑发狂乱而舞,下一瞬间,一股暴戾的气息蕴含着强大的元力风暴在这一刻席卷。

    “神君殿,也想夺宝?”谷天歌踏了上来,与夜天行并肩,与此同时,一股冰寒彻骨之意将夜天行二人所在的空间封锁,席梦竹白衣翩翩,莲足步履间,寸寸成冰。

    http://www.rulianshi.org/quandongbahuang/10969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