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儒武争锋 > 第一千六百零一节:未知的历史,渊下的地宫

第一千六百零一节:未知的历史,渊下的地宫

    听得秦枫又要以身犯险,屏风之后的梦小楼已是转了出来,劝阻道。

    “夫君,你不是之前说好,准备激发书剑封印来镇压兽灵吗?”

    “怎么又要去镇魔渊下面的地宫冒险?”

    秦枫沉声说道:“书剑封印镇压兽灵,终究是外力,我若没有办法,只能耗费大量的力量去镇压兽灵,那我与巴洛萨之战,就会被动……”

    “何况巴洛萨之后,我可能还要与妖祖决战……”

    “那可是我前世与林渊联手,都不能击败的强者。能够不浪费力量,我应尽量不去浪费自己的力量……”

    秦枫沉吟道。

    “这个世间,从来都是一物降服一物……”

    “兽灵虽横行一世,但必然也有自己的弱点和软肋。”

    “能够运用这个世界的力量来镇压兽灵,何乐不为?”

    他又对着梦小楼笑了笑,宽慰她道:“如今我的实力,你难道还不清楚?”

    “除非是巴洛萨放弃主持镇魔渊的阵法,对我出手,否则谁能伤得了我?”

    听得秦枫自信的话语,梦小楼心内的不安虽然压下了许多,但还是假装有些不屑地泼秦枫冷水道。

    “切,夸你几句,你就又飘了?”

    “四天之前,谁在无尽堡垒差点被人用一根长矛给戳死了?”

    秦枫听得这话,只觉得心内一痛,脸色也黯淡了许多。

    “童渊至尊的血债,我一定会要他们血偿的!”

    他又转过身来,对着牛二问道:“牛二,你需不需要先休息一下,然后带我去你坠落的那处地宫?”

    牛二此时见到秦枫已是激动万分,浑身都充满了干劲,激动道:“不用,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我现在就……”

    “咕咕咕……”

    虽然牛二浑身充满了干劲,但就在这时,肚子却是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

    秦枫和吕承天皆是笑了起来。

    “好好去吃上一顿吧,再睡上一觉……”

    秦枫拍了拍自己老部下的肩膀说道:“不要为难你自己的身体,今晚子时,我们再出发!”

    牛二被秦枫这样一说,原本布满了狰狞伤痕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如以往那般憨厚的神色来。

    “好……好的呢,狼枫大师!”

    秦枫又笑着关切道:“还有,记得只许吃七分饱,你好久不吃正常的食物了,慢着一点吃,别乐极生悲了!”

    牛二被人带下去休息,吕承天把目光又收了回来,低声对秦枫道:“秦尊,就你跟我去吗?”

    秦枫想了想说道:“人多口杂,而且惊动其他人也不好,就我们去好了……”

    “记得传令给全军,坚守阵地,不许擅自出战……”

    “万一巴洛萨趁着我们疏忽大意,用兽灵袭击我们大营,那可就糟糕了!”

    他又想了想,取出《天帝极书》抖了一抖,只听得“咚咚”两声闷响,一鸟一狗直接就被他从书里抖了出来。

    尤其是二哈,被小灰一屁股坐在背上,当即就“嗷”地跳了起来,正要张嘴去咬小灰,这两头魔宠却是被秦枫一手一个给按住了。

    小灰给按住了脑袋,二哈则直接被秦枫合上了嘴巴!

    只见二哈嘴巴给秦枫用手箍住,一双小前腿拼命地蹬着,要打小灰,又够不着,真是滑稽得要死。

    “呱,尊……尊主大人?!”

    秦枫抬起手来,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说道:“一会子时,你们跟我一起走一趟!”

    “嘎?去哪里?!”

    小灰多嘴多舌的毛病又犯了。

    吕承天笑道:“去祖灵渊底下!”

    二哈不禁傻笑了起来:“去干嘛?祖灵渊那不就是妖族埋死人的地方吗?”

    “去盗墓发财啊?”

    “那好,那敢情好,汪!”

    小灰听得盗墓,也是两眼放光扑扇着翅膀,兴奋道:“好好好,找到宝藏我们九一分怎么样,我九你一!”

    “蠢狗你说怎么样?”

    “本大爷童叟无欺,对你不错吧!”

    听得这两个活宝的对话,秦枫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盗你们个头的墓啊!”

    “到地宫去,记得不要乱动乱碰,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得秦枫说得这么凶险,大鸟眼珠子一转,赶紧谄媚笑道:“尊主大人,本大爷……不,我还有一炉丹药没炼好呢,就今晚开炉,能不能……”

    “能不能不去啊!”

    秦枫眼睛含笑,双手背在身后,如笑面虎一般:“一百炉丹药和跟我下地宫,自己选就是了!”

    “你知道的,我秦枫一向都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

    ……

    子夜时分,距离镇魔渊悬崖百里开外,荒凉的战场边缘,夜色之中蓦地一阵涟漪扭曲。

    五道身影同时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一身夜行衣的银发男子,一个方面大耳的驴脸青年,一头穿着白袍的牛妖,还有一条大狗和站在大狗背上的灰鸽子。

    这怎么看怎么不搭的组合,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了荒原上。

    “狼枫大师,就是这里了……”

    牛二俯下身来,指着不远处的沙丘说道:“我出来的时候,就是从这边的一处甬道爬出来的……”

    “现在好像塌了……”

    秦枫听得这话,抬起脚,轻轻踢了踢二哈道:“挖开!”

    二哈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跑到沙丘旁边,手脚并用地挖了起来。

    旁边的小灰看到二哈灰头土脸的样子,自豪感油然而生,扑扇着翅膀在二哈旁边叨叨个不停。

    “挖快点啊,蠢狗,你没吃饭吗?”

    “挖土你们最在行了,狗如其名,土狗,哈哈哈!”

    “嘎——”

    冷不丁小灰就被秦枫隔空一个巴掌,直接被扇得脸都撞在了沙丘上了。

    “少废话,你跟二哈一起挖!”

    迫于秦枫的淫威,小灰只得飞了下来跟二哈一起苦哈哈地挖起沙土来。

    但这两头魔宠都是天生神力,很快就清理出一处缺口来。

    沙土之中露出来的半截出口,一看就是迥异于周围环境的青铜材质,周围还有神秘的花纹……

    “看来是错不了了!”

    秦枫与吕承天对看一眼,牛二就自告奋勇道:“狼枫大师,我来带路!”

    牛二在前,秦枫和吕承天在后,大鸟和二哈在最后,这五人小队就顺着甬道慢慢往里走去。

    最接近地面的一大段路径,还可以踩到脚下的沙土,越往里走,地上的沙土就越稀薄,只有厚厚的积灰。

    秦枫与吕承天各自手里掌着一个夜明珠,只见甬道周围皆是雕满了各式各样的壁画。

    与妖灵城甬道内的壁画有些相似,但即便吕承天作为妖祖护法,秦枫作为两世儒君,居然都无法读懂这些壁画意思。

    最要命的是,这些壁画大多是刻在青铜甬道周围,大多都已经锈蚀。

    想要仔细看,怕也看不出来什么了。

    秦枫一开始还停下脚步看了几幅,但无功而返之后,也只得放弃了研究的念头。

    牛二在前,带着秦枫好不容走道了青铜甬道的尽头,夜明珠照耀之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更加宏大的景象。

    “一座青铜铸造的城市?”

    秦枫远远地看着青铜甬道尽头,悬崖之下的城市惊讶道。

    “牛二,你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吗?”

    牛二摇了摇头说道:“我上来的时候没有夜明珠,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是顺着兽灵的脚印上来的……”

    他又指了指不远处另外一侧,遍地杂乱的脚印说道:“兽灵从那个方向出去了,走不远就是绝壁了。我上不去,就退了回来……”

    “这处甬道是我闻着空气里的湿气,好不容易找到的……”

    秦枫也知道,有出口的地方,空气都比较新鲜,牛二正是凭借这知识,爬了出来,救了他自己的命。

    但是端详着眼前这座镇魔渊下面的青铜城市,说大也不算大,说小,却也足足有十几里见方,算是一座中等城市了。

    在夜明珠的映照之下,远远可以看见其中,商铺,仓库,甚至祭坛,神社俱全。

    但均表现出了远超于现在妖族的设计水平和建设水平。

    “这样的设计水平,不逊于上古的人族了。”

    秦枫心内想着,怀着侥幸心理,用念力将整个青铜城镇都探查了一遍。

    结果却是让他大失所望。

    城里除了物件以外,莫说是生灵,连遗骨都没有留下。

    “难道是祖灵渊断裂时,被埋在地底下的城镇?”

    吕承天在一旁说道:“我们妖界的历史是断代史,妖祖之前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就算有传说,也是虚无缥缈,甚至匪夷所思……”

    “最有名的传说,也就是四大天妖,毕竟他们被标榜为四大妖国皇族的祖先。其他就都不知道了……”

    “也许这就是一座被掩埋的城镇而已,秦尊不必觉得奇怪了。”

    吕承天开口解释,秦枫也就点了点头,让牛二在前面继续带路,朝着他被困的积水潭找去了。

    找积水潭倒是有没有多麻烦,从青铜城镇出来,只不过又顺着地底下自然挤压而成的岩石道路走了一阵子,就听到了“滴滴答答”的水声。

    显然是地层里有地下暗河流过,从石缝里渗透出来,汇聚到洼地,形成了地下的积水深潭。

    顺着水声,很快,一面大约十顷的水潭,映照在出现在了秦枫等人的面前。

    牛二看了看下面的水潭,转过身来说道:“狼枫大师,下面就是我掉下来的水潭了……”

    他又指了指上方如斧劈刀削的悬崖说道:“上面太高了,我爬不上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出口,可能是我命好,砸在了什么地方,滚到水潭里的也说不定。”

    秦枫留心去看,却没有发现有阳光投射下来,这水潭依旧是幽暗一片。

    小灰听得这话,不禁笑了起来,得意道:“就这么点高,也叫高?”

    “瞧本大爷飞上去帮你们看看……”

    说着小灰就扑扇着翅膀“啪啪啪”地飞了起来,朝着积水潭上方的峭壁飞去。

    “高吗?哈哈,哪里高了……”

    小灰一边飞还一边得瑟,就在这时……

    “你别乱跑……”

    秦枫刚想阻止小灰,陡然……

    “滋滋滋!”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幽暗雷霆光华带着磅礴大力,竟是朝着半空中的小灰径直轰了下来!

    小灰惊叫,旋即惨叫着被劈落到了水潭之中!

    “这里有禁制大阵!”

    秦枫和身边的吕承天几乎都是惊叫了起来。

    “难怪兽灵不敢靠近!”

    小灰落水,只听得这大鸟呛了一口水,正扑扇着翅膀要游上去……

    “轰隆隆隆……”

    整个积水潭底下竟是天摇地动,如机关缓缓升起一般。

    不,不是如同机关缓缓升起,而是整个积水潭的潭底都在缓缓升起!

    只不过须臾时间,整个潭底,一座青铜铸成的阵台徐徐升了起来。

    小灰惊魂未定地抱着阵台最中央的一个青铜兽首。

    小灰居然要死不死,被禁制雷光打落深潭,居然直接扒住了阵台最中央的机关,这才误打误撞开启了潭下的机关阵台。

    “真是有够鸟屎运的!”

    二哈撇了撇嘴说道。

    大鸟推了推机关,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尊主大人,你们看,本大爷就知道这里有机关……”

    “你看吧,哈哈哈,本大爷果然是一个机关术的天才啊!”

    它得意地大笑,但是很快它就尴尬了。

    “喀拉喀拉喀拉!”

    无论这头自诩为机关术天才的大鸟,怎么搬弄那只青铜兽首,整个大阵居然都无动于衷。

    也就是说,青铜阵台虽然升起来了,但却根本无法启动。

    这可就叫人觉得很尴尬了。

    这大鸟还拿翅膀不停地拍了拍这青铜兽首,嘀咕道:“这是不是坏了啊?”

    “不要这么不给力的啊!”

    “本大爷难得吹一次牛逼,不要这么打脸好不好啊!”

    “兽兄,给点面子行不行的啊!”

    “本大爷也是要脸的,好不好的拉……”

    就在这大鸟喋喋不休的时候……

    陡然,在阵台外侧的秦枫惊叫了起来。

    “小灰,危险……”

    “快离开哪个阵台!”

    “快闪开!”

    

    http://www.rulianshi.org/ruwuzhengfeng/1267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