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蛇夫盈门 > 第71章:甩了你这条老腊肉

第71章:甩了你这条老腊肉

    ‘不仅仅是看病’这句话囊括的东西太多了,我觉得我能给病人看好病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兼顾别的,这要求似乎也太高了一点。

    “我会努力做到事无巨细的。”徐有卿的眼神太有压迫感,初来乍到,还是夹起尾巴做人为好。

    我忽然就觉得这镇医院不简单,当初我选择来这边,就是看中它级别相对较低,竞争没那么激烈,可是现在看来,我似乎想错了。

    说话间,徐有卿已经将子宫里三层缝好,然后叫我将守在外面的助手叫了进来,她自己坐在一边去休息。

    整个手术过程不过一个半小时,但是现在却还不能出手术室,这个病人情况特殊,得观察她之后一个小时的各种生理反应,随时做出对策,所以我们还不能离开。

    “这女人真幸运,遇到了我们徐医生,要是去别的地方,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了吧?”女助手小声嘀咕道。

    “那可不是,你没听说前两个月在县医院刚死了一个?说是肌瘤恶化癌变,手术后癌细胞扩散致死,其实要是不割,还能活长点。”

    “这几年总是出这样的病例,真是奇了怪了,当初我刚进医院的时候,总听人说开子宫肌瘤是小手术,这才几年啊,一个小手术现在演化到了这种凶险的地步。”

    “从概率上来算,的确是小手术啊,只不过咱们苗疆这边跟别处不一样罢了,感觉跟地域环境有关。”

    “哎,这病只针对女性,真不公平。”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我头脑发胀。

    敢情这案例并不是仅仅只有今天这一个,而是由来已久。

    我看了一眼安静的坐在那边的徐有卿,她又是怎么知道这病人是中了蛊才得了这病的呢?

    听两个助手的意思,这种案例之前在别的地方,都是束手无策的,很多甚至被误判,草草了结了性命,所以她不可能是在做学术交流的时候得到这些信息的。

    不过能叫吴巧云吴姐姐,关系这么好,徐有卿或许也懂蛊术?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小时,病人也在途中醒来,虽然过了麻醉,但是整个人脸色蜡黄,没有精气神,推进ICU的时候,肚子上插着尿袋和各种管子,很是可怜。

    徐有卿直接撂了一句‘你今天可以下班了’,然后就离开了。

    那个时候才刚过了午后一点,因为手术,午饭我还没吃,却也没心情吃了。

    这场手术,我只是在一旁递递手术刀罢了,手没沾一丁点的血,但是却感觉比我自己亲手动刀子来的更累。

    我在护士站坐了一会儿,护士长正好也在,给我倒了一杯茶,坐下来说道:“吓坏了吧?第一天就把你拎进手术室去,真的是为难你了。”

    我笑了笑:“以后总是要习惯这些的,早来晚来都一样。”

    “你看你脸色白的,午饭还没吃吧?”护士长问我。

    我点头,又摇头:“不想吃了。”

    “好多人第一次进了手术室之后都是这反应,不过不吃不行,会低血糖的。”护士长叹道,“不过徐医生也挺人性化的,让你回去休息,明早好有精神面对新的一天,你听我的,待会休息好了,回去的路上买点吃的带回去,好好睡一觉起来保证食指大动。”

    “谢谢你护士长,你人真好。”我感激道。

    护士长摆摆手:“都是过来人,心有感触罢了。”

    “对了,护士长,咱们徐医生在这里做了有多少个年头了?我看她的动刀的手法熟练而精巧,没个十年二十年,怕是练不出来这样。”我有意识的开始探查徐医生的来历。

    “没多少年吧。”护士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我进镇医院好几年了,徐医生才刚过来,满打满算五个年头,不过她一来,本就被高看一眼,并没有像我们一样从下面慢慢熬上来,当时是跟师一年,第二年她就升了主任,从此在妇产科呼风唤雨,厉害得很。”

    五个年头?

    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站稳了脚跟,这人以前在别的地方怕是也很厉害。

    “徐医生应该是在基层表现不俗,被直接提拔上来的吧?”我感觉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护士长直摇头:“不,她进我们医院的时候,是第一次做医生,以前做什么的,也没人知道,不过她的医术真的很厉害,我们大家都佩服她。”

    没有做过医生,却医术高明,我怎么感觉徐医生这么让人匪夷所思呢?

    “徐医生来咱们镇医院几年了,每年都有人来挖她,每年也都有人想拜她为师,但是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你一来便攀上了她,只要好好学,以后也是前途无量啊。”护士长看我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艳羡,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说道,“你看我这记性,你是吴家推荐过来的,也不需要攀附谁上位,对了,我就不明白了,你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偏偏选了我们这个小地方?”

    “镇医院可不是什么小医院,它位列三甲,对于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学生来说,已经是高攀了。”我赶紧说道。

    护士长笑着说我谦虚了云云,聊了一会儿,病房那边有事找她,她便离开了,我去更衣室换衣服,回家。

    回去之后,窝在沙发上,不想吃不想睡也不想动,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搜索了一下关于湘西这一片的子宫肌瘤特别案例,以及凤凰镇医院的一些相关信息,然后就翻到一个帖子,结果一片倒都是夸赞凤凰镇医院特色中医科的医术高明的。

    然后我惊讶的发现,这个特色中医科的老大,是一个叫做殷旭华的中年男人,他今年五十六岁,德高望重,网上简直把他吹上了天,而在他众多徒弟名单里,我就看到了徐有卿的名字。

    徐有卿的师父是殷旭华,殷旭华是特色中医科的老大,而徐有卿却跟我说,不要靠近特色中医科,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觉得徐有卿对特色中医科是有防备的?但是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啊,那是她师父的地盘啊。

    再查别的信息便再也没查出什么特别的来了,甚至关于徐有卿的百度信息,也只能看到她三十五岁之后的个人事迹,之前便查无可证。

    但是我想到了一个人可以帮我了解徐有卿,那就是我干妈吴巧云,只是我觉得又去麻烦吴巧云不好,反正吴永康就在楼下,问问他说不定知道。

    我便给吴永康打电话,他很快接了起来:“喂,你第一天上班就这么闲吗,这个点还有空给我打电话?”

    “我回来了。”我说道。

    “回来了?现在在家?”他问我,我嗯了一声,他立刻紧张了起来,“怎么,第一天上班就被开除了?”

    “吴永康,你就这么不念我好是吧?”我佯装生气道。

    “那你怎么好端端的这个点回来了?”他问我。

    “早上跟了一台手术,累趴了,徐主任体谅我,让我回来休息。”我如实说道,“问你个事,这个徐主任跟咱家关系很好吗?”

    “她是我妈一个很远房的一个表亲家的妹妹,很多年不联系的那种,几年前她家遭遇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夜之间就只剩下她一人,她只身找到我妈,跟我妈一见如故,后来就进了镇医院,说起来,你应该叫她一声表姨呢。”吴永康说道。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我便继续问他:“那她以前是做什么的?她家遭遇了什么这么惨?”

    “她以前好像是做兽医的,家族几代都做这个的好像,后来是染了兽瘟还是什么的,总之这是人家的伤心事,咱们也不好刨根问底,她挺可怜的,之前还有个可爱的女儿,也一并没了,这几年就没日没夜的治病救人,我妈几次想给她介绍男朋友她都不同意,这辈子可能也就要献身医学事业了。”

    吴永康的语气也是满满的惋惜,我没想到徐有卿的身世会这样凄苦,不由的叹了口气:“一个兽医能爬到今天的位置,着实厉害了,我今天看她缝合刀口的手法,那叫一个漂亮,感觉她待在镇医院真是屈才了。”

    “好了,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镇医院里藏龙卧虎,比她厉害的人不在少数。”吴永康又开始损我,“对了,她那个老师更厉害,你见到没?”

    “没有,好像是下乡出诊去了,过两天才能回来。”我对这个殷旭华也充满了好奇,“镇医院这个特色中医科到底是什么来历,我看网上的评价出奇的高。”

    “挂羊头卖狗肉罢了,其实跟中医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群搞玄学的,攻心,懂吗?”吴永康说起来有些不屑,却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不得不说,那个殷旭华前辈还是挺有能耐的,很有手腕,来我家做过一次客,堪称笑面虎,我提醒你一句啊,在他面前,你最好是装点傻,明哲保身,懂吗?”

    “他是个医生,医者父母心,哪能像你这样把人说的如此奸诈?”我嘴上说着,但是心里面还是做好了戒备。

    “听不听由你,别到时候吃了亏又来找我诉苦。”吴永康说着,转移了话题,“既然你这么早回来了,那是不是晚上我又可以去蹭饭了?我已经吃了两顿泡面了,快吃吐了。”

    “你不是说要自己学做饭吗?”我憋着笑反问他,“看来你是大鱼大肉的吃多了,想要吃点垃圾食品换换口味,泡面口味千变万化,挑着吃不腻。”

    “白小茶你想气死我呀。”他气吼吼的挂了打电话。

    闹归闹,我这会子也饿了,看看时间才三点多,便从冰箱里把排骨划拉出来,又挑了几样蔬菜,排骨炖下去,菜都洗好切好,蒸了米饭,然后盘在沙发上看书。

    五点多的时候,我给吴永康打电话,让他上来吃晚饭,他屁颠屁颠的就上来了,我将菜炒好,一起坐下来吃。

    吴永康一边吃一边问我:“我看你今晚做的多,待会吃不完让我打包回去,我实在不想吃泡面了。”

    “我亲爱的二哥,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家里那么多保姆阿姨的,你就不能调一个过来照顾你生活起居?”我没好气道,“我这边的饭菜你蹭不了几顿的。

    “再说吧,反正目前还饿不死。”他就是不松口,看来是真的不喜欢跟别人共处。

    “对了,问你个事情。”我想了想措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蹩脚的说道,“有没有一种蛊虫是寄生在人的子宫里面的,会触发一系列的子宫疾病,不能切除子宫,一切除就会被反噬的那种。”

    “不理解你所说的。”吴永康摇头,“你所描述的,在我看来几乎所有蛊虫都能办到,没什么特征性。”

    好吧,这也太为难他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他担忧道。

    我摇头:“没有,就是今天遇到了一个病人,有感而发罢了,吃完了吗?吃完了去把碗洗洗。”

    “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完,我得回去加班加点了,改天再聊啊。”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开始收拾。

    等到再躺到床上,拿出手机,却发现柳川南刚刚打过电话,我没接到,赶紧回过去,那边立刻接了起来,语调有些懒洋洋的:“刚才在做什么?”

    “洗漱。”听到他的声音,我浑身莫名的一紧,虽然才分开没两天,我竟然这么想他,“你呢,你这几天在忙什么,给你发信息都没时间回?”

    “围着刀家寨追查了两天,什么有用信息都没得到,很挫败。”他失落道。

    我又想到了吴巧云之前跟我说的话,便试探着问道:“柳川南,刀家寨现在正是多事之秋,那边人最近做事肯定是谨小慎微的,你别打草惊蛇,落了别人的圈套,那个,我挺想你的,要不你过来陪我几天,等事情平息下来之后,你再杀回去,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岂不是更好?”

    “你真的想我?”他轻笑一声,反问道。

    我脸上顿时红了一片,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小小的嗯了一声:“有点。”

    “怎么样,那个镇医院还行吗?”他问道。

    “还行。”我回道,“有吴家给我打点,不可能差的。”

    他沉默了一下,又问我:“那吴永康呢?是不是还缠着你?”

    他这么一问,我竟然有些心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就是这么一犹豫,他立刻察觉到不对:“小茶,你怎么不说话?”

    我咬了咬唇,为了不让他多心,选择了撒谎:“没有,他在围屋,我在医院,没缠着。”

    “那就好。”柳川南似乎松了一口气,解释道,“我是怕你一个小女生单身住在外面不安全,男人最懂男人的心思,你最好还是离那个吴永康远一点。”

    “说什么呢,他是我二哥,怎么可能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我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毕竟我做了吴巧云的干女儿,都是一家人,不会乱来的。

    柳川南冷哼一声:“我相信你,不相信他,小茶,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好啦,你就是一张嘴霸道,既然这么担心我被人抢走,你干嘛不过来陪我?”我不遗余力的刺激他,“我这么年轻貌美,医院里面那么多青年才俊,说不定哪天真的移情别恋,爱上哪个小鲜肉,甩了你这条老腊肉也不是不可能啊。”

    “白小茶你敢!”柳川南怒了。

    我哈哈一笑:“我有什么不敢的,山高皇帝远,你奈我何?”

    “白小茶,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肥了。”他气极反笑,“你就作吧,作到我手里,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

    两人又不咸不淡的聊了一会儿便挂了,我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抱着被子躺下,昏昏沉沉的便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忽然就感觉到有人站在我的床边似的,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柳川南正在脱衣服。

    我当时被吓得后脊梁骨直窜冷气,结果看到是他,又是一惊,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柳川南看着我睡眼惺忪又一脸惊恐的样子,好笑道:“吵到你了?”

    “你……你怎么来了?”我揉了揉眼睛,床头灯灯光有些昏暗,我怕自己看错了,“你不是在滇南吗?”

    他俯身搂住了我,亲了亲我的额头道:“因为你说想我了,我就连夜赶来了,怎么样,感不感动?”

    “现在几点了?你打车来的?”我伸手去摸手机,他却一下子将我按倒,上下其手,“别看了,快四点了,你早上最迟得几点起床?”

    “七点……二十吧?”不在家吃早饭应该来得及。

    “嗯,知道了。”

    他来了这么一句,之后铺天盖地的便吻了下来,我浑身一下子热了起来,那个时候,脑子里面什么都思考不了。

    ……

    一个回笼觉睡到了七点,猛地惊醒,转眼看旁边,什么都没有,要不是浑身酸痛,我真怀疑自己做了一个c梦。

    等我起床洗漱好,柳川南已经把炒饭端上了餐桌,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有你在真好,我都不用做饭。”我拿起筷子就吃,吃了几口,总感觉他还在盯着我看,一抬眼正对上他那双重瞳,便问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一个人怎么做了那么多饭菜?”他问我。

    “因为……”我下意识的想说不是我一个人吃,结果刚张嘴,话便被自己噎在了嗓子眼,不敢跟他说吴永康就住在楼下。

    我不说,他的脸色更难看:“小茶,你有事瞒着我。”

    “我……”我眨了眨眼,犹豫着还没说,门便被敲响了,我连忙站起来去开门,结果吴永康就拎着早餐站在门外:“晨练回来路上给你带了早餐,趁热吃,上班别迟到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结果没看到柳川南,吴永康伸头看见餐桌上的饭碗,说道:“自己做了?”

    “嗯。”我没接他的早餐,心乱如麻,“我已经吃饱了,准备换衣服上班了,你忙你的吧。”

    “哦。”吴永康应了一声,眼神又往屋里面瞄了几下,然后转身进了电梯。

    我赶紧关上门,到处找柳川南,看不到他,心里面更慌,害怕他生气离开了。

    急的鼻子泛酸,直跺脚,结果身后洗手间咔哒一声,柳川南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一转身看到他,眼睛顿时瑟瑟的,小跑过去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

    他没回抱我,也没说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面七上八下的,虽然我和吴永康没什么,但是柳川南一直在意这个人的存在,这让我心虚。

    “柳川南,对不起,我……”我试着解释,他却摇头,“别说了,你不用解释。”

    我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说道:“现在不走,你今天得迟到了。”

    “可是……”我不敢放手,他的反应让我害怕,我怕一放手他就不见了,“你今天会走吗?”

    “不一定。”他回答的模棱两可,“上班去吧。”

    我松开他,转而又握住他的手,这一刻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在乎,我怕失去他,这种感情在别人的身上我没体会过。

    我捏着他的手,踌躇着不想松开,他叹了口气说道:“去吧,我今天不走。”

    “真的?你别骗我。”我再次确认。

    柳川南点头:“不骗你,有什么话,等你下班了再说。”

    ……

    七点四十我才从家里离开,一路上小跑着赶去医院,脑子里面却全都是柳川南。

    那个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离开滇南,来到湘西是一个错误。

    但是我没得选择,因为我能依靠的,只有吴家。

    刚冲进医院大门,远远的我便看到一个背影,浑身一个激灵,那人已经跟着前面的中年男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阻挡了我的视线,而我却愣在了当场。

    喜欢蛇夫盈门请大家收藏:()蛇夫盈门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rulianshi.org/shefuyingmen/61453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