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蛇夫盈门 > 第81章:精神分裂

第81章:精神分裂

    吴巧云殷切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她是特别希望我点头的,但是我怎么可能答应?

    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孩,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肯定要懂得避嫌的,虽然我们名义上是兄妹,但即便是亲兄妹,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

    吴家大门大户,最讲究这些,吴巧云不会不懂,但是她现在说出这个提议,让我有些看不明白了。

    吴巧云看我皱着眉头,赶紧又转变了话头:“啊呀,你看我,我就是觉得你们兄妹俩住近点有个照应,都忘了咱们女孩子家会害羞的,生活日常也有诸多不便,你不愿意,那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其实医院宿舍真的挺好的,我之前在学校,都是跟同学住一起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环境,以前是四人间的,医院的是两人间的,住着更舒服,你就别担心我了,住的不好我再跟你说。”我坚持道。

    吴巧云便也没再说什么,转而商量我回滇南的事情,本来她是要吴永康陪着我一起回去的,结果他被他师父叫去做事去了,吴巧云便说到时候派司机送我。

    吴巧云走后,我简单的收拾了两套衣服,找了个背包装进去,做好离开的准备。

    装东西的时候,左手被拉链铬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被铬的部位,送到嘴边哈哈气缓解疼痛,手指上,一个东西不期然的撞进我的眼帘。

    竟然是尾戒!

    这尾戒怎么又好端端的回到我的手指上了?那天我明明将尾戒还给柳川南了啊。

    忽然又想起之前我做的那些梦,难道有些并不是梦?

    柳川南来过围屋?

    不可能吧,如果他真来过,吴家可能什么都没察觉的出来?

    百思不得其解。

    ……

    第二天一早我便离开湘西,回滇南,到那边之后,我并没有直接回蛟龙坡,而是先去了学校,那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份了,备考月,大家都忙得很。

    我回宿舍并不是想考试,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去哪,这次回来,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将院子里的那坛茶花酿给挖出来,带到湘西去。

    羊皮卷还在柳川南的手里,我真怕他……

    甩甩头,不想想太远,如果我害怕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凭我自己的本事,我也解决不了,只希望柳川南别做的那么绝。

    我自己是绝对不敢回去蛟龙坡的,虽然吴巧云给我配的司机有点能力,再加上吴永康留在这边的两个眼线,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不想惹麻烦,所以在宿舍安顿下来之后的当天晚上,我就给王铁柱打了电话,让他悄悄地去我家院子的茶花树下将茶花酿帮我挖出来,他立刻答应了。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那个时候同学们都去上课了,之前吴巧云已经给学校打过招呼,我也在凤凰镇医院正式实习了,所以不去上课也没事。

    坐在宿舍里面,我其实很想去对面看看,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姬贝贝了,之前柳川南说她正在修炼,也不知道修炼的怎么样了,再者,我不想她再跟着墨白那个人渣,想给她提个醒。

    我知道她或许不会领情,但是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最终站起来去对面,宿舍里有人,她们今天下午课少,正在宿舍里追剧,姬贝贝却不在。

    我便问姬贝贝是不是去实验室了,那舍友摇头:“姬贝贝好像身体出了点问题,已经请假好几天了,回家养病去了。”

    “养病?她生的什么病你们知道吗?”我立刻紧张了起来。

    “她没说,之前看她身体蛮健康的,我们也没注意,请假请的很突然,等我们知道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宿舍了。”

    我跟她们要了姬贝贝家的地址,然后买了点东西,打了车直接找到那边去。

    姬贝贝在滇南,是跟她亲生父亲一家住在一起的,除了她父亲,还有继母和一个弟弟,我记得她说过,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额头上长了一个小肉瘤。

    他们家住在郊区的一个小镇上,镇子人口蛮多,住的都是那种自建的两层小楼,姬贝贝家也是,房子不算新,二楼阳台上郁郁葱葱的种着各种绿植,从这一点看,这家人还是挺热爱生活的。

    门开着,一眼看过去,家里面静悄悄的,人不在。

    我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大概过了有五分多钟,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拎着个菜篮子回来了,脚上穿着解放鞋,上面沾着泥灰,应该是从菜地里面刚回来的。

    她看见我,冲着我笑了笑,问道:“姑娘,找人吗?”

    “对,阿姨,我是姬贝贝的同学,听说她身体不好,来看看。”我举了举手里的水果说道。

    她脸色变了变,看起来有些尴尬,但是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说道:“贝贝这段时间身体的确不好,我感觉主要是一直在实验室里闷的,所以我们让她出去跑跑,到处逛逛,心情很快能好起来。”

    “出去逛逛?学姐去了什么地方?”我赶紧问道。

    对方点头:“是啊,贝贝自己也答应了,说是正好想回湘西给她妈妈上坟,前天就回去了。”

    “去湘西了?”我心里立刻有些不好的预感,姬贝贝不会是去找墨白去了吧?

    “湘西是她的老家。”她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心里面一直埋怨我和她爸爸,认为是我抢走了她爸爸,才致使她爸爸抛弃了她妈妈,事实上,我跟她爸爸认识在先……哎,看我,上了年纪就爱唠叨,姑娘你先进来坐吧,我给你倒茶。”

    “不了不了,阿姨,我就是来看一眼,学姐不在就算了,我改天再来。”我将水果放下就要走。

    “别着急啊,吃了饭再走。”阿姨热情的留我。

    我坚持走,她也没办法,从姬贝贝家回来的路上,我更担心了,姬贝贝这火坑是越跳越深了,我该怎么帮她呢?

    想着想着,我忽然自嘲的笑了笑,现在我自己的处境都够尴尬的了,还想着帮人家呢。

    出租车经过富贵花园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师傅,就在这儿停吧。”

    “前面就是学校了,我把你送到校门口吧?”司机说道。

    “不用了,就在这儿下。”我说着付了钱,下车,站在路对面,看着富贵花园的大门。

    我在这儿住了几个月,那里有我曾经认为会住一辈子的家,可是后来也是我自己决定去湘西的,这一走,竟然弄丢了柳川南,想到这里,心里面钝钝的痛,不由的想,如果我那时候没去湘西,没坚持让柳川南也搬过去跟我一起住,他就不会遇到青绡,我们就还在一起。

    可是想想,只要青绡还活在这个世上,他们终究还会见面的,只是晚一点罢了,到那时,我可能陷得更深吧,那时候离开,我估计自己得疯。

    这样想着,又莫名觉得庆幸,庆幸之余,心里一片苦涩。

    罢了罢了,事情已经发展到如今这种局面,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转身朝着学校慢慢的走,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王铁柱打来的,立刻接了起来:“王大哥。”

    “小茶,我刚才去院子里挖茶花酿,结果什么都没挖到,茶花树下的土有翻新的迹象,应该是有人在我之前把茶花酿挖走了。”王铁柱焦急的说道。

    我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最近有外面的人进村吗?”

    “没有,这段时间风平浪静,就连刀家寨都安定了下来,难道是寨子里有人去挖的?不过我开门的时候,门锁的好好的,没人破坏。”王铁柱也是一头雾水。

    我心里很慌,但是嘴上还是说道:“没事儿,估计是哪个嘴馋的翻墙进去挖出来喝了,我想喝自己再酿吧。”

    “不是啊,小茶,那茶花酿喝多了不是会……”

    “既然知道茶花酿埋在什么地方,我估计对方也是知道我家这茶花酿的脾性的,应该出不了大事。”我宽慰他道,眉头却皱的紧紧的,思考着到底是谁偷走了茶花酿。

    王铁柱听我这么说,也不再纠结,继而又问道:“小茶,你这段时间在外面过得还好吗?”

    “好啊,我一直都很好。”我笑嘻嘻的说道。

    “那就好。”王铁柱语气也轻松了起来,“对了,有件事情跟你说一下,就是我们寨子的卫生院要开始动工建了,估计明年春分前后就能试运营了,那时候你正好也快毕业了,要是你改变主意想回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帮你筹备着。”

    “再看吧。”我感激王铁柱对我的好,但是如今的我能不能活到明年春分还是个大问题呢,所以我给不了承诺,“谢谢你王大哥,如果到时候有需要,我一早给你打电话。”

    “好,那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王铁柱真诚道。

    我应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更烦恼了,最近怎么做什么都不顺利啊。

    茶花酿没了,羊皮卷又不在我手里,虽然酿茶花的过程我都记得,但是我现在没时间也没精力去酿,再者,茶花酿落到别人手里,说不定就被研究出关键成分,没有羊皮卷也能复制出一样的茶花酿来。

    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低头朝着学校走去,回到宿舍,我犹豫了好久,想给姬贝贝打电话,又怕她现在跟墨白在一起,最后还是放弃了,等回到湘西那边,再让吴永康帮我打听一下更好。

    我们宿舍是四人间的,但是长期住在里面的,连我就三个,之后我又搬出去了,宿舍里面剩下的两个女生,一个家里安排考公务员了,剩下一个准备考研,晚上在自习教室做题到十点才回来,那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她洗漱的时候,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陌生的号码:墨白精神分裂。

    第三次为我提供信息,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猜不到,也不想猜了,开始琢磨起这几个字来。

    墨白精神分裂,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可能算得上是个好消息吧?

    我一下子想起那天在医院地下一层,他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叫我跑的场景,那时候的墨白,真的是一个好人,但之后两次见面,他演绎的完全是一个渣男的形象,所以从这里其实也可以看出来,墨白的精神状态堪忧。

    他精神分裂了,一个阴险狡诈,另一个大义凛然,这两个极端的对立面共处于他一个人的身体里,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不,不对。

    之前也没听说墨白有这种毛病,他出现这种状况,或许……是跟哥哥有关吧?

    那一夜,他在刀家寨想要对哥哥进行夺舍,可是后来失败了,哥哥没有选择躲避他,而是直接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与活人蛊重新融合。

    墨白被反噬之后,回去疗伤,后来再一次出现,就是在镇医院跟着殷旭华了。

    而在反噬的那段时间里,应该是殷旭华帮他治疗的,按道理来说,治疗完成之后,他的任务就完成了,为什么还要把墨白安排进医院,跟随着他?

    因为我也去了镇医院?单纯的因为要实习?还是因为他在被反噬之后,虽然情况被稳定住,但是时不时的还会发生这种人格分裂,也就是被活人蛊短暂统治身体的情况,所以殷旭华要把他带在身边,就近治疗?

    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这样看来,现在对于哥哥来说,处境相当艰难。

    他想借助活人蛊彻底替代墨白,如果真的能替代,倒是好事了,哥哥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对于黑老三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是无论是墨白,还是黑老三他们,都是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镇压住哥哥的。

    活人蛊倒是相当厉害的一种蛊了,如果有什么办法引导活人蛊,说不定哥哥还真能战胜墨白,替代他呢。

    可是要怎样引导呢?我该找谁帮我?

    我一下子想到了吴永康的师父吴牙子,他现在也是我的师父了,他是苗疆有名的蛊师,说不定能有办法。

    这么想着,我又很想回湘西去,心里矛盾,翻来覆去睡不着,十一点宿舍熄灯之后,室友就睡下了,我睁着眼睛盯着上面,就是睡不着。

    今夜外面的月光蛮皎洁的,从阳台那边透过来,洒在墙面上,反射出一片白。

    我看着那片白,慢慢的有了一个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我怔愣的看着,等到那黑影大到一定程度,我猛然惊醒,转头一看,就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

    我刚想叫,那人却伸出手指压在了我的唇瓣上,下一刻,他一把将我从床上捞起来,紧接着便带着我从阳台翻了出去。

    一直等出了校园,朝着富贵花园去的时候,我才找回自己的意识和声音,立刻挣扎了起来:“柳川南你放开我,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他不说话,手臂死死的扣着我的腰,直接将我带回了富贵花园的房子里,然后轰咚一声关上门,随即将我甩在卧室的床上。

    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但是他的呼吸却是热的,一下一下的喷在我的脸上,弄得我浑身寒毛直竖:“你……你想干什么?柳川南,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很过分吗?”

    “小茶,别闹了好吗?”他还是那句话。

    我摇头,别开他的目光:“柳川南,你脸皮真够厚的,上次我不是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们不可能了,你或许觉得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我是新时代女性,我接受不了你这样的背叛。”

    “我没背叛你,我只是需要时间,你给我点时间好吗?”他还理直气壮了。

    我嗤笑一声,不想跟他理论,他压着我,我动弹不得,只能将脖子扭到一边去,不去看他,不跟他争论,完全冷落他,他应该会扫兴吧?

    柳川南一直盯着我,像是在等我回心转意,好一会儿,他忽然低下头来吻我,很霸道,几乎要把我的嘴唇给碾破。

    我不停的躲着他,他干脆就用两只手固定住我的头,不让我动弹。

    之后的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煎熬,我们在一起也那么长时间了,以前算是两情相悦,做什么都是愉快的,但是现在心态变了,我根本不想再跟他发生点什么,但是我阻止不了,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有些事情,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自己却又根本控制不了,明明你想拒绝,但是那个对你身上每一个毛孔都熟悉到爆的人,却可以轻易的粉碎掉你的防线,攻城略地。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消停下来,从背后抱着我沉声道:“小茶,一切都没变,我们还是可以跟以前一样。”

    我当时什么都不想说了,抱着枕头无声的哭泣,眼泪淹没进枕头里面,痛恨自己为什么到了最后,控制不住的会给他反应。

    我们都结束了啊,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别哭了。”他紧紧的搂着我,声音像是呢喃,在我的耳边,“我舍不得你这样。”

    “柳川南你到底想干什么?欺负我很有成就感吗?”我忍不住冲他吼,“我……我可以去告你。”

    他笑道:“你觉得这么做你高兴,那就去做吧。”

    “你……”我气得咬牙切齿,这人就是笃定了就算是找警察,也追查不到他吗?

    不生气不生气,不跟这种人渣斗,反正也斗不过。

    冷静下来我又开口:“柳川南,你把羊皮卷还给我。”

    “为什么?放在我这保管,不会弄丢的。”他理所当然道。

    我一个翻身面对着他,很郑重的说道:“我们已经分手了,是你出轨在先,柳川南,你心里有点B数好吗?羊皮卷本就是我的东西,你不能据为己有,你把它还给我!”

    “你见过分手了还光溜溜的睡在一起的人吗?”他反问我。

    我被噎的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这人真是越来越无耻了。

    我气得牙痒痒,之后却忽然邪笑了起来,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我俩亲密无间的照片,露出我的锁骨和他的胸肌,就那么依偎着,拍下来效果特别好,性感又不失风情,我的脸颊还红扑扑的,一看就知道照片里这俩人刚刚做过什么。

    拍下来之后,我正在查看,他在一边笑道:“拍下来留着一个人的时候慢慢回味?”

    我睨了他一眼,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道:“柳川南,你介不介意我把这张照片刷出来给青绡看看?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再拍两张更亲密的。”

    我说着,一个翻身坐起来,然后骑到他的身上,手机拿好了往关键地方拍。

    我也是被他逼得没办法了,什么都能豁的出去,我不想再纠结在这种无望的生活中苟延残喘。

    柳川南这才变了脸色,伸手来抢我的手机,我眼疾手快,将手机牢牢攥在手里:“怎么样,怕了吧?柳川南,我劝你专一一点,不要强人为难,今晚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送我回宿舍。”

    “什么都没发生过?”柳川南板起脸孔,这是真的生气了,“白小茶,我与你之间,就这么完了?”

    “那你还想怎样?”我被他赘的实在是没脾气了,“我求你以后别再来找我,安安心心的和你的最爱青绡去过日子不好吗?”

    “我很乱,小茶,我真的好乱。”他又抱紧我,“青绡是我的过往,她救过我的命,也为了我曾经舍弃很多,我以为我一辈子,不,生生世世都忘不掉她,离不开她,可是这几天我们重逢,我却发现我变了,看着她的脸,却总是想到你,我感觉我自己快疯了。”

    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窝在我的心口,一声一声的倾诉着,一句一句敲打在我的心上,渐渐的软化了我的心。

    我咬咬牙,艰难的推开他,勾起嘴角恶劣道:“那好啊,那你这么离不开我,直接跟青绡断了好了,她又不是没来过我们小区,你给她打电话,我们仨今天就说清楚,你看行吗?”

    喜欢蛇夫盈门请大家收藏:()蛇夫盈门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rulianshi.org/shefuyingmen/63010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