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 > 正文 第1卷_第620章 龌龊吗?

正文 第1卷_第620章 龌龊吗?

    第620章龌龊吗?

    “是啊!谁知道死的人又复活了呢?十多年前,唐浅瑜父母唐明礼和隋盈车祸去世了。!唐浅瑜一直被寄养在唐明伟家。没想到隋盈竟然还活着,不仅活着,还成了国际知名的珠宝大师。”严景宏越说越懊恼。

    “什么国际大师?”严墨南问了一句。

    李雪姿抱着孩子,头还娇滴滴地裹着帕子,她也好:“哪个国际珠宝大师啊?”

    “dust!”严景宏拧着眉说。

    听闻唐浅瑜的亲生母亲竟然是dust,大家都震惊了。

    严景宏懊恼道:“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昨天我还听说唐明伟入狱了,卷走了dust几十个亿。我还在想着要是可能的话,与dust这边牵一牵线,没想到dust竟然是当年死去的隋盈。”

    “几十个亿?”何秀琼关注的重点完全不是唐浅瑜的妈妈是谁。

    反而是严墨南心情复杂,他怎么都没想到,当初拆散了黎曼晴与严墨风,反而让严墨风捡了大便宜。谁想得到呢?谁能想到一个寄养在叔叔家里的孤儿,一个无父无母的落迫千金,竟然是国际知名大师的女儿,且这个大师还拥有几十亿呢?

    严景宏又说道:“昨天听他们说起还觉得十分不可思议,现在想来,这是dust为了夺回唐氏集团,故意给唐明伟下了套了。要是没有唐明伟卷款的证据,她也没办法把唐明伟送进监狱里去。这个女人,手段不一般。”

    说着,严景宏又向两个儿子看去,提醒道:“以后见到dust记得绕道走,这个女人咱们惹不起。”

    一家人知道dust竟然是死去的隋盈,心情都低落了下来。

    他们得罪了严墨风已经是失去了抱大腿的机会了,现在dust的大腿也抱不了,怎么能不懊悔?

    正郁闷着,便见到一个佣人匆匆地赶了过来,说是有东西要交给严景宏。

    严景宏看到佣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裹,他立即问是什么东西?

    佣人说不知道。

    严景宏又问是什么人送过来的?

    佣人说是个女人送过来的,说要亲手交给严景宏。

    严景宏眉头拧了拧,女人,会是什么女人呢?

    何秀琼一听是女人送过来的,她立即打翻了醋坛子,不待严景宏发话,她拿了剪刀把包裹拆开来。

    严景宏猛地想到dust与他说的话,要是凭当年的那粒精子,她还一袋给他。

    他吓得一个惊醒,正准备把包裹扔垃圾桶里,便看到包裹已经被何秀琼拆开了。

    何秀琼闻到一股麝香的味道,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仿佛从冰窖里捞出来的一般,充满了寒意。

    严景宏立即冲了过去。

    何秀琼直接一耳光甩到了严景宏的脸,红着眼睛控诉起来:“严景宏,你对得起我?”

    说完转身气鼓鼓地跑了。

    严景宏摸着火辣辣的脸,气得一把将那恶心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里。咆哮起来:“我踏马招谁惹谁了?啊啊啊,老子招谁惹谁了?当初是谁不让严墨风进门的?当初是谁不让我接济陆兰馨的?当初我踏马是为了谁啊?”

    严墨南和严墨维默默对视了一眼,怕被波及,都不再劝,各自离开了客厅。

    这一日,严家人连晚餐都没有吃,整个严家都带着一股冷沉又压抑的气息。

    何秀琼的哭声使得严景宏整个人都处于暴走的边缘,他原本还想要解释,看着何秀琼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他连解释都不愿意了,干脆开了个车子离开了严宅。

    相于严家的压抑,严墨风的别墅里,气氛空前的轻松活跃,空前的欢快。

    严墨风留大家在这里住宿,大家都乐意之至。毕竟从过年在这里住过以后,又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正好借此机会大家好好聚聚,闹腾闹腾。

    dust也兴致极高地与大家一起玩牌。

    当天晚,除了唐浅瑜被要求提前睡觉,严墨风陪着她一起休息以外,别的人都玩到了凌晨四点。

    江宁有好几次都看不清自己手里是什么牌了,罗泽在一旁指点她打,江宁迷迷糊糊的坐不住,罗泽干脆把牌接了过来。

    大家实在是玩得很开心。

    次日午,dust补眠,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她醒了。

    她查看了银行余额,发现还有7个亿没有到位,唇角便扬起一抹冷意。

    她给何丽娴发了一条短信:还有七个亿,只有两个小时了,何女士最好尽快!

    何丽娴几乎是第一时间回复了短信:我所有的钱都已经转给您了,您说还有七个亿,那个我真的不知道。

    dust冷笑了一声,回了两个字:很好!

    何丽娴那端立即回复:您什么意思?

    一看这语气里带着极致的不安。

    dust没有再回复,何丽娴那端坐不住,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打电话过来与dust解释。

    dust也不多话,直接告诉何丽娴,她不管这个钱在哪里,她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七个亿不到位,她不止要何丽娴进去,包括唐雨薇也得进去。不相信她有这个能力的话,大可以试试看。

    一听还波及到女儿,何丽娴急得直跳,恨dust恨得要死,却不得不低三下四地请求:“dust,我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女,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我们也不知道还有七个亿的空缺,我所有的钱都已经转回来了。国外的那栋别墅,您给我一点时间,我立即过去变卖了以后,把钱打给您。”

    dust懒得去何丽娴废话,直接告诉何丽娴,要么七个亿立即到位,要么进去坐牢。

    何丽娴气得在电话里骂dust绝情,dust眸子里闪过一抹寒芒,说道:“我还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

    何丽娴听到还有别的路可走,立即应声:“请dust指示,我一定照做。”

    dust淡声说:“让唐雨薇去陪蒋行则睡觉!”

    何丽娴那端怒了:“dust,你也是女人,你也是当妈的女人,怎么能说出这么龌龊的话来?雨薇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你让她去陪蒋行则……”

    陡然,何丽娴的声音止住了,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不敢再说话。

    dust淡声质问:“龌龊吗?”

    

    http://www.rulianshi.org/shuangmianzongcaichongqirugu/111839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