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天道数据库 > 第142章 夜袭

第142章 夜袭

    然而,一切并没有这样过去。

    那些来自京城的恩怨,并没有那么容易消除。

    这并非是他一个小小的崖州知州能做到的,不过,战斗结束,他也终于能将头埋在沙子里,像一只鸵鸟一样,躲避来自外界的伤害了。

    没办法,身为地方官就是这么悲催,京城里随便来个人,都不是他能招惹的。

    这也是当一名地方官需要的实力,远比在京城低的原因。

    就比如追云县的县令,他的实力不过是在武师初期,甚至连功法都没学习,却能担任县令一职。

    虽说有他出自追云县的缘故,但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小地方没人肯去。

    在京城中,武师境界的武者,也不过是小有实力,频繁出入于季家那样的大家族,以求谋得一些名气。

    能被推举到虚灵渡那样的大人物面前,就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但在崖州州府,这么一个地方上,却能担任一个地位不低的文官。

    而到了地方县城,比如追云县那样的地方,更是可以担任一名知县。

    这便是因为,地方不如京城,所以饶是崖州知州有武宗的实力,在这崖州属于一把手,但面对来自京城的那两位大人物,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夹在中间干着急。

    于华自然是不清楚,自己的知州大人竟然经历了这样心惊胆战的一个夜晚。

    不过就是知道,他也无能为力,毕竟,虽说他也是造成这样场面的源头之一,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却也很是被动,帮不了他什么忙。

    于华回到院子,来自京城的两位大人物被好好招待,而他居住的地方,只是崖州城内一处不错的小院子。

    这待遇虽然比不上郑诚两人,却也是不错了,至少其他县里来的官吏,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他对于这样的表面工作并不感兴趣,对他来说,此行的目的,不过是和崖州知州商讨关于西亭瘟疫的处置结果。

    可现在看来,似乎出现了一点意外,来自京城的官吏前来调查瘟疫的情况。

    这样一来,他将不得不继续留在这里,配合郑诚两人。

    “唉,不知道要拖多久才能回去!”

    于华对于待在这里的时间并不乐观,原以为不过是个受封领赏的小事,现在看来,恐怕得拖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叹息一声,看一眼窗外的月色,正打算休息。

    就在这时,他的心头突然传来一种特殊的感觉。

    “嗯?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并且陌生,他先前从没有感受到过。

    “是观神法?”

    仔细体会,他发现这是因为观神法。

    这门他修炼不久,却也小有所成的功法,此时竟然出现了变化!

    于华惊奇不已,简单地查探之后,他发现这不仅和观神法有关,更和他脑海中的数据流有联系。

    陷入到沉思之中,他竟然忘记了那突然涌起的特殊感觉。

    ……

    在距离他所居住的庭院不远处,一座更加豪华气派的院子里。

    这是来自京城的两位京官,郑诚和赖同居住的地方。

    此时,房间内灯火正亮,窗子上不时映照出两道黑影,他们似乎是正在密谋着一些东西。

    于华的表现,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他们难以想象,身为一名初级武师,竟然还有越阶战斗挑战中级武师的能力。

    若不是因为体内的气血之力不足,甚至还能击败一名中级武师。

    那些不了解内情的护卫尚且如此,作为战斗其中一方的郑诚,感受就更是深刻了。

    他清楚,于华并非是气血之力不足,他突然停手,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表现得太过突出,这是在扮猪吃老虎。

    “没想到于华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看来这段时间被贬到地方,对他的实力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在京城的时候,于华的表现如何,他们也都了解,那场发生在药园中的大战,也很快便传到了外面。

    那时候于华的表现虽然亮眼,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没有到那种恐怖的地步。

    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大家的计划拖后了不少。

    原以为,于华被贬到地方,他未来的发展会极度放缓,可没想到,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他就成长为能和接近高级武师的自己一战的强者了。

    “此子断不能留!”

    将一些猜测说明之后,郑诚下了这样的判断。

    赖同同样点头,他的实力是在高级武者,距离武宗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这样的实力,在京城中都是少数,两人来这里只为了对付于华这么一个初级武师,已经显得奇怪。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次的行动,却是以郑诚为主。

    “那么郑大人以为,我们是应该这样做?”

    赖同伸出手,放到脖子上做出一个咔嚓的动作,同时向着郑诚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他们竟然打算杀人灭口!

    不过这也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人被杀就会死,不管于华有怎样的天赋,被斩杀了,免不了化为一抔黄土。

    郑诚眯着眼,似乎是在考虑他所说的办法。

    他作为京官被派到这里来,本来就有着试探腾龙皇帝的意思。

    而最后的结果,也正是他独自一人被派到崖州,调查这次瘟疫的事。

    这是否就能表达腾龙皇帝的意思?

    他在崖州的一举一动,代表的并非是他自己一人,还有他背后支持着他的那些家族们。

    若是此时将于华斩杀,是否会引起腾龙皇帝的反感?

    他心里不断地猜测着,最后脑海中的画面,停留在于华与他战斗时候的模样。

    “越战越勇,这是不是就说明,若是再继续放任他成长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就连背后的那些大人们,也都对付不了他了?”

    于华在战斗时候的表现使得他下定了决定,在两相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正确的办法。

    郑诚目光冷厉的点头,认可了赖同提出的方案。

    “不过,若是现在动手的话,崖州知州怎么办?他的实力在武宗初期,若是他出手的话,我未必就能全身而退,更别说将于华击杀了!”

    赖同的实力是在高级武师,接近武宗,他这样的实力,对付于华或许是够了,但想到对付崖州知州,却是不大可能。

    更何况,这里是崖州州府,自己若是想要对于华出手,就必定得隐瞒身份,否则传到京城去,后果将会很严重。

    这样一来,在有知州镇守的州府内,要想动手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必,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今天晚上和于华切磋过,想来他对我们肯定有了戒心,这样拖下去夜长梦多,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就趁现在,他没有防备一击得手!”

    郑诚眯着眼,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确实,若是现在动手的话,成功的几率会大上很多,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这样不顾脸面地频繁出手,所谓出其不意,便是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胜利的喜悦。

    夜黑风高,月亮躲在云层之上,整座崖州城就已经寂静下来,正是动手的好时候。

    一道黑影从这处豪华的宅邸中飞掠出去,升在空中,他辨认了一下方位,便朝着某个方向小心潜伏过去。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京城中,某个看起来没有精神的老头,仿佛注意到了点什么。

    他腾起身,朝着一个方向飞去,那正是崖州的方向。

    此时的京城一片祥和,此时夜幕下的崖州,也是一片祥和。

    一道身影悄然移动到了于华所住的院落中,这处院子只有一人居住,那便是来到这里处理西亭瘟疫后续事宜的于华。

    他正躺在床上,欣喜地查看着脑海中数据流与观神法奇妙结合的产物。

    这种突然萌生在心头,那种特殊的感觉。

    “为什么我突然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奇怪!”

    经过一番简单的查探,他发现这是脑海中数据流的具体表现,依靠着观神法,可以让他不需要随时随刻调用脑海中的数据流。

    但他并不清楚,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细细体会,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不好,这是心悸的感觉!”

    顾不上其他的,于华连忙一翻身躲到了床底下。

    因为就在这一刻,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仿佛是告诉他危险即将到来。

    下意识地,他的身体做出本能反应,立刻翻滚到了床底下。

    若是有人看到这幕,或许要笑话他奇怪的举动,但习武之人的感觉值得慎重对待。

    于华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着这周围的变化,试图将危险的来源寻找出来。

    “究竟是什么人打算害自己?”

    他惊疑不定,要知道这里可是崖州城,有崖州知州坐镇的地方,寻常人怎么敢在这里捣乱。

    “莫非是知州下的手?”

    他的实力是在初级武师,虽说不清楚脑海中数据流和这观神法一同形成的预警,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但可以想见的,对方的实力至少是要在中级武师,甚至更高。

    因为若是初级武师的话,对他根本没有影响,就算是偷袭,也未必能得手。

    而在这崖州城中,实力在中级武师的,那可谓是屈指可数,除去崖州知州便只剩下一些护卫。

    “不对!”

    他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知州没必要这样做,要是自己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传到京城去,他必定没有好果子吃。

    只要他还想继续待在崖州城,就必然不敢对自己出手,除非……

    他突然想到点什么,顿时面色大变。

    除非是京城里的那位想要对自己动手,否则底下人多少需要顾忌一二。

    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是朝中翰林,算是一个朝廷命官了。

    “难道,是他们?”

    想到京城,他自然而然想到了那两位来自京城的官吏,他们奉命前来调查此次瘟疫的事,看上去就很是古怪。

    若是他们的话,倒也不是说不通,只是,为何他们会现在对自己出手?就在不久前,还打过一场不是?这样不会惹来嫌疑吗?

    只是一想,他就明白了,他们选择今晚动手,不仅不会增大怀疑,反而容易撇清关系。

    因为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胆量如此之大,敢接二连三地动手。

    啪嗒——

    房间外传来一丝细微的声音,像是什么人来到了这里。

    来人的实力并不一般,仿佛是心绪有些波动,才出现了细微的错漏,他之前可是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不好!”

    于华心下警惕,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中,那人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似乎是想要找出于华的位置。

    躲在床底下,于华一动都不敢动,他屏住呼吸,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的位置。

    虽说实力是在初级武师,他也没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他清楚,能对付他的人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不能得知对方的来历,并且一击得手,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来人走到床边,伸手在床榻上一探,似乎是在感受着被褥上于华的体温。

    于华清楚,他不能再继续躲下去了,他连忙一个翻滚,一拳打在墙壁上,滚出了房间来到了院子中。

    与此同时,来人拿起背后的长刀,对着被褥插了下去。

    锋利的长刀,将床板戳穿,一直打到地面上。

    若非是于华反应敏锐,提前闪避开,这一下估计就得让他重伤。

    然而,虽说躲开了这道致命一击,于华却也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你究竟是谁?”

    于华站在院子中,打探着来人。

    那人穿着一身夜行服,在这夜色之中,刻意隐瞒之下根本看不出对方的体型样貌。

    他便是来自今晚宴会的主角之一,来自京城的大人物中的一位——赖同。

    与郑诚比起来,他更像是一名杀手,既然是杀手,那必定不会报出自己的名姓。

    没有理会他,赖同提着大刀朝着于华攻来。

    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就是于华也不敢直面其锋芒。

    同样,这也没有必要,还是那个道理,若是不能保证一击得手,于华警惕小心才于华需要做的。

    在闪躲的同时,于华也在调用脑海中的数据流打探着对方,同时,他也在等待着知州的支援。

    

    http://www.rulianshi.org/tiandaoshujuku/109693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