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重生我要做首富 > 038 搅屎棍的觉悟

038 搅屎棍的觉悟

    生活里总是要有些许意外的,例如麻雀跳到了窗外的电线杆上,你看麻雀我看你。又例如屎壳郎推着粪球过马路,结果踩死了屎壳郎还沾了一鞋底的粪球渣滓。

    让这个混蛋做了学生会副主席?还兼任团委副书记?

    此时此刻,

    凌霄的反应就跟踩到了屎壳郎和粪球像极了,而沈言自然成了偷看那个盯着麻雀的女孩的人。

    心里小小的窃喜是难免的,但是更多的还是得意。

    任佳自然将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只不过相比于展现团高官的威严来说,她似乎更享受这种看着一对少年少女在那里斗嘴的乐趣。

    凌霄是这一届大二的学生里面最出挑的,系学生会主席,校青协主席,广播站站长,以及书法协会会长,能力自然不需多说。

    而且凌霄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即使是同为女人,任佳也不会拒绝这样一个既耐看又有能力的女孩子在自己身边。

    而沈言呢,

    在入学的这一批新生里面,如果不是阴差阳错有了摆地摊那码事,恐怕会也不会发掘这么一个宝藏男孩。

    说他阳光,偏偏发起脾气来连金萍那种一向强势的辅导员也压不住;说他不理智,偏偏说起道理来就连系里的朱主任也认可得直点头。

    刚才沈言的那段话,截掉后面那句讨人嫌的,前面那半段的确很让人期待。

    两个月一个大台阶,半个学期一次大变样。

    作为全校最大的系,中文系的学生会这两年的确沉沦了很多,辩论赛冠军失手,运动会总成绩掉出前三名,活动影响力早就被后面紧追慢赶的物理系和管理系压过了风头,就连中文系一向擅长的教师职业技能大奖赛也大有被教育系赶超的趋势。

    这种并不好的趋势,除了给任佳带来压力以外,也在促使她做出一些改变。

    例如,挖掘像凌霄和沈言这种不能用普通的眼光来看待的学生。

    不着调不要紧,只要会来事,而且是正事。

    从现在来看,不管是摆地摊的初衷还是摆地摊本身的行为,以及沈言在军训里面渐渐崭露头角的团结能力,似乎都符合一个学生领袖的特征。

    所以在任佳眼里,凌霄跟沈言身上的潜力,更多的是意味着中文系团委学生会在接下来的这个学期翻盘的可能。

    至于两个人之间的小别扭……

    “嗯,还有团委副书记的名单也一起补上,朱书记刚刚还特意强调不要忘了,你回头送过去之前先把沈言加上,辩论队这边马上开一个会,你把名单敲定过后马上回来一起参加讨论。”

    任佳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去了办公室,只留下凌霄在那里一副愣神的样子盯着手里的名单再看。

    系学生会副主席!

    团委副书记!

    系辩论队的辩手!

    这些话如果不是任佳刚刚亲口告诉她,凌霄几乎就要以为是自己大热天做梦还没睡醒。

    这还是一个新生能做到的事情吗?至少在凌霄的印象里面,包括她来之前的前四届毕业生中,这绝对都是没有发生过的。

    “学姐,听说你是辩论队的队长?”

    沈言自然知道凌霄在想什么,不过风头出一阵就行了,高调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可没有当活靶子找虐的习惯。

    事实上,

    如果不是跟凌霄的关系有些微妙,沈言根本就不会在面前可劲儿嘚瑟。

    “是怎么了?以后你要是不老实,我这个队长就乱用职权把你开除。”

    别的男生看到自己,多少还像个学弟的样子,偏偏沈言这混蛋连样子都懒得装了,学姐两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怎么听都不像那么回事,凌霄的态度能好的起来才怪。

    “我好怕啊!学姐,既然如此,不如你把我潜规则算了,我一定不反抗。”

    “沈言,你给我滚!”

    ……

    作为整个下学期第一场重头戏,师院的冠军杯辩论赛影响力自然不俗,这一点即使是沈言本来有些瞧不上这种学生活动也不得不承认。

    而且师院这种文科类学校,辩论赛一向都是各系布置重兵厮杀的赛场,新生也好,老生也罢,热情都很高涨,下午沈言从宿舍里过来的时候,路边上已经看到了宣传的横幅。

    不过按照往年的惯例,真正开赛还要到9月底,先是12个系的辩论队分成4组,采用分组轮流厮杀的方式进行积分排名,最后3个组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共6支队伍再采用淘汰赛的方式争夺一二三名。

    所以对急于夺回辩论赛冠军的中文系来说,半个月的时间看似很多,实际上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沈言进办公室的时候,外间的小会议桌边上已经围坐了好几个辩论队的队员。

    2男两女加上还没到场的凌霄,一共是5个人,看到沈言进来,几个高年级的队员都有些愕然。

    这就是新找的队员?

    怎么看着造型似乎有点那啥……沈言下午睡醒也没怎么打理自己,上半身是一件森马的白色短袖体恤衫,下边一件及膝的花短裤,脚上光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回力帆布鞋,好在是寸头,不用顾及发型。

    只是这种造型,再加上他明显是锻炼过的精瘦身板,怎么看都有点参加运动会的风格,似乎跟辩论赛这种耍嘴皮子和玩脑子的比赛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在新生里面,沈言的名字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但是在高年级的圈子里,压根就是个陌生人。

    不过毕竟是任佳亲自挑的,所以对沈言的造型虽然有些嗤之以鼻,但是也没做的太过分。

    辩论队的风气一向就是强者为尊,尤其是耍嘴皮子可没怕过谁的。

    原本沈言对辩论队的这种作风也有所耳闻,来的时候他还想过这个问题,万一碰到有人找茬怎么对付,现在看来他好像思虑过多了一点。

    但是很快,沈言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沈言来了?那正好,高博,这是08级本二班的沈言,晓东书帮你们找来接陈昊那一辩的,你们可以先认识一下。”

    卧槽!

    要遭!

    任佳一开口,沈言就知道自己掉进了坑里。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叫陈昊的大三男生,以前在辩论队里面是自由辩手的位置,论作用,应该属于比较关键的那个部分。

    他一个初来乍到的新生,而且还是5人小组以外的第二顺位备用选手,任佳一开口就要他接陈昊自由辩手的位置,这哪里是介绍新人,这简直就是给他挖坑。

    果然,

    任佳说完,4名老队员里边,靠近沈言左手边的那个一脸跟谁欠了他八百万的表情的男生立马阴阳怪气地嘟囔了一句。

    “接陈昊的位置?别是个搅屎棍才好。”

    气氛顿时就冷下来,更让沈言诧异的是,任佳竟然仿佛没听见,脸上照样乐呵呵地在那里笑。

    心里顿时就明白了。

    这特么的肯定是故意的。

    “搅屎棍?我看搅屎棍也不错,不过我是搅屎棍你…你们是啥?”

    (是啥?到底是啥?)

    http://www.rulianshi.org/zhongshengwoyaozuoshoufu/10963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