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灵异录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打上门去

第六百九十三章 打上门去

    老太太因为五毛钱就再也没光顾过达叔的生意,这种事别说何邪,就算原身来了也只怕早忘光光了。

    何邪负手笑眯眯向着火现场走去。

    一个警察看到何邪,顿时眼睛一亮,对身边人说了句,向何邪这边指了指。

    这人回头,正是陆冠华。另一边,阿乐正指挥着其他警察帮忙铲出一条隔火带来,防止火焰吞噬了周边的树林子。

    陆冠华向前迎了几步,对何邪叹气摇头道:“我赶来的时候,放火的人已经跑了,火也烧得很大了,救不了了。”

    何邪点头:“没烧到人吧?”

    陆冠华摇头:“只是你的铺子。”

    何邪点头:“那还好。”

    这副淡然的态度让陆冠华忍不住提醒道:“达叔,你的铺子烧没了!怎么也十几万的资产,就这么没了!”

    他不知道的是,何邪得自朱韬的那笔钱,除了小庄拿走了两百万,还有三百万也在杂货铺里。

    是美金。

    “对呀。”何邪感慨道,“你说放火的人是怎么想的?这么多钱说烧就烧,挣点钱容易吗?这么挥霍?”

    “那是你的钱!”陆冠华伸手在何邪眼前晃了晃,“醒醒吧达叔!”

    何邪笑着道:“我知道,烧了就烧了。”

    “你不生气?”陆冠华问道,“不难过?不痛心?”

    “还是有点生气的。”何邪坦然道,“这群王八蛋,害我今晚要去睡酒店。”

    这特么是睡不睡酒店的事儿吗?

    陆冠华扶额,无奈道:“你——算了!达叔,看来你知道是谁干的咯?”

    “你都提醒过我,我怎么会想不到?”何邪笑道。

    陆冠华面色凝重道:“达叔,这次算你走运,不在铺子里,但下次呢?没抓到你的人,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也不会啊……”何邪摇了摇头,笑了笑道:“劳烦陆sir这么晚还要来看烟花,既然没得住,那我就先走了。”

    陆冠华皱眉道:“达叔,这不是玩笑!”

    “就当玩笑咯。”何邪笑着转身负手离去。

    “笔录总要做一份吧达叔!”陆冠华无奈叫道。

    “一把年纪,别折腾我啦。”何邪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就当是铺子自己把自己点着了。”

    陆冠华愣了好久,最终摇摇头,叹了口气指指烧火的铺子,对身边人道:“看着火熄灭再走。”

    “耶斯尔!”

    “阿乐,走啦!”陆冠华大喊一声。

    事主都不上心,他还跟着瞎耽误什么工夫?

    二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尖沙咀最繁华的街区,何邪付了钱,走下车来。

    正如他之前对陆冠华所说,他真的有点生气。

    这些古惑仔真是烦不胜烦,太恶心了。

    要是这件事不解决,麻烦只怕还会源源不绝。

    何邪虽然解决麻烦,但他讨厌解决自己的麻烦。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

    据说,这里晚上十二点过后,王宝说了算。

    那真是太好了,他就要在王宝说了算的地方,让王宝好好说了算一回。

    眼前的巷口,已经有不少古惑仔在街上游荡了,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聊天打屁,或者当街吸独。

    他们都是王宝的手下。

    这里少有行人,因为没人有勇气从这么多古惑仔中间路过。连巡逻警察都只敢到巷口,不敢走进去。

    与此同时,警察局,陈国忠听完陆冠华的汇报,神色凝重,喃喃道:“要出事了。”

    陆冠华一怔,道:“你是怕达叔去找丧狗报仇?”

    “不是丧狗,是王宝!”陈国忠敲敲桌子,猛地站起身来,一边收拾东西往出走一边迅速道,“召集弟兄,去通达大厦,今晚就抓王宝!”

    陆冠华愣了愣,急忙追上陈国忠:“不可能吧?达叔再能打,他怎么敢去找王宝?”

    陈国忠突然站住,回头一脸严肃地对陆冠华道:“我刚得到消息,潮州帮的洪文已经找到了杀他的人,知道是谁帮了他的忙吗?”

    陆冠华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不会告诉我是达叔吧?”

    陈国忠点了点陆冠华的胸口:“就是他!这个人很不简单,我们都看走眼了。他去找王宝的麻烦,一定会闹得很大,而且说不定谁会赢!”

    “黄廷忠已经答应做污点证人指证王宝了,本来我想明天再去抓王宝,但他要是死了,我们还怎么把他绳之於法?”

    陈国忠跟了王宝的案子两年多,一心想要把王宝捉拿归案,这次他运气好,取得巨大突破,眼看就要达成目标,怎么肯这么轻易就让王宝死在别人手上?

    陆冠华也知道这一点,面色大变的他急忙撒腿就向楼下跑去,边跑边大吼:“阿乐!阿琛!”

    十二点整的时候,何邪给自己点了根烟,一瘸一拐向巷口走去。

    他的到来,顿时引起了所有古惑仔的注意。

    所有人都打量着何邪,要么眼含讥讽嘲弄,要么目露凶光。

    何邪叼着烟,神情自若向里走去,一步,两步……

    眼看他一条腿就要迈进巷子,突然一只酒瓶飞了过来。

    何邪看也不看,一脚就把酒瓶子踢飞。

    酒瓶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在那个扔瓶子的古惑仔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砰”地一声跟他的脑袋相撞,炸了个粉碎。

    这古惑仔连哼都来不及,咕咚一声跌倒在地,便不省人事了。

    现场的气氛有片刻的凝固,旋即,一片哗然!

    “扑你老母,找死!”有人勃然大怒,抄起酒瓶就向他冲来。

    砰!

    然而他来得快,去得更快,何邪仍然是一脚,就把他踹飞了回去。

    古惑仔们彻底炸开了锅!

    “打他!”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一群人蜂拥而上!

    何邪吐了口烟雾,笑眯眯一把抓住路边的栏杆,“嘎嘣”一声,便拽下来了一大条。

    他掂了掂铁条,不慌不忙把烟重新塞进嘴里,直到这时,第一排古惑仔才冲到了他的跟前。

    何邪微笑着抡起了铁条。

    下一刻,巷口处惨叫、怒喝、打斗、叫骂的声音混杂成一团,交织出港岛之夜最传统的乐章。

    

    http://www.rulianshi.org/zhutianzhicongxinzuoren/148778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rulianshi.org。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rulianshi.org